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似是而非(灿开桃)SEVENTEEN

昨晚回来,黄子韬果不其然发起了高烧。

朴灿烈坐在黄子韬床边随意的翻看着当天的报纸。刚一展开硕大的标题就映入眼帘:“当红影帝ye#总会携毒被袭击致昏迷”

朴灿烈掏出手机搜了搜,几乎所有媒体都在报道这件事,铺天盖地的传闻与推测,各家为了博人眼球打出的标题甚至让朴灿烈这个当事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大部分是觉得有人寻仇,还一一列出了以前与清水察今发生过利益冲突的大小明星;也有推测是感情纠葛,明明清水察今没什么绯闻,却有狗仔硬是扒出了清水出道早期的几位桃se#对象,挨个盘点后足足占了几大页,在结尾还意犹未尽的很隐晦的提了提清水察今好男色的可能性。

这些爆料有部分是朴灿烈安排的人刻意提供的,就为了误导大众视线,但叫他意外的是出版社一方还自己脑洞大开添油加醋改了不少,比之前预估的更让人满意。

朴灿烈没想到的是,那些看似是出版方编纂的爆料,其实都是真枪实弹,而且是由金钟仁悄悄托人提供的。之前黄子韬跟金钟仁吐过苦水后金钟仁当晚就遣人着手调查了,没想到还真弄出了一番成果。

 

朴灿烈放下手机,看着还在睡梦中双颊因高烧而绯红的弟弟心里涌起怜惜之情。窗外天气较佳,随着云朵的经过,忽明忽暗的阳光扫过床上少年的脸颊,光影贴着少年优美的面部轮廓起伏。

朴灿烈的心忽地柔软了起来,能一直这样多好,一直一直这样陪着小韬,没有什么事业纷争,也没有别的人来打扰。内心的柔情与爱意促使他忍不住起身轻轻吻上了黄子韬的额头。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黄子韬微弱的哼了一声,无意识的低喃了一声哥。

朴灿烈听见后愣了许久,然后轻笑出声。他脱下外衣,随手挂在椅背上,蹑手蹑脚的钻进了黄子韬的被窝,一只手环住小韬的背将他圈入怀里,另一只手摸进黄子韬的头发顺着发旋打着转向下滑,最终停留在黄子韬纤细的颈部。

温热的手掌下,是规律跳动着的动脉。

咚咚跳动着的动脉与朴灿烈的掌心只隔了一层薄薄的因发烧而体温偏高的细嫩皮肤,在朴灿烈眼里,似乎只要手掌一发力,怀里这条鲜活的生命瞬间就会逝去。

“真是太脆弱了…不过,”朴灿烈在心里默默叹息到,“果然越是脆弱美丽的东西就越是能激发人们的占有欲和破坏欲啊。”

 

等黄子韬睁眼已经快要傍晚,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金色的霞光作伴。

朴灿烈已经离开一段时间了。

黄子韬忽然少有的觉得有些孤单。昨晚的事在回忆里已经有些模糊,因为高烧而浮浮沉沉的意识有些分不清哪些是梦境,哪些是现实。

不管了,黄子韬想到。于是被子里的男孩果断的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朴灿烈坐在办公桌前,盯着电脑屏幕出神。

他刚刚从父亲哪回来,就是最近,估计就要展开行动了。

父亲会和他一起行动,到时候他打头,父亲装作随从紧随其后。

不知道能不能平安回来,也不知道小韬现在怎么样了。朴灿烈心中的不安随着行动日期的接近而日益扩大,弄得他也是心烦意乱。

 

金钟仁趁天黑独自一个人潜入到了计划那天他该在的位置。他没带枪过来,脱下外套垫在了地上。今晚距计划开始只有短短几天了,他要再次熟悉一下环境。海港的风比较大,对狙击手是个挺大的考验。

夜晚静静地度过,金钟仁一动也没动仿佛是一块融身黑夜的石头。

 

小时候的金钟仁是痛恨狙击课的,长时间的保持一个姿势对于几岁大的孩子确实太过严苛。

老师也不喜欢金钟仁,在老师眼中,金钟仁缺乏狙击手的狠劲和灵气,懒懒散散的只能当个普通的闲人。却不曾想几年后金钟仁会从众人中脱颖而出。

为什么呢?连金钟仁的老师也想不明白,似乎就是一夜之间开了窍,突然就静得下来了,神赐的天赋一般。

后来长大的金钟仁一开始也是想不明白的,毕竟那时候太小了没什么记忆。直到碰见黄子韬的那晚,他忽然什么都想起了。

是因为那只小猫。

估计还只是一只小奶猫,被一群顽劣的小孩子围着扔石头,砸得头破血流,颤抖的喵喵惨叫。过路的金钟仁也是一时善心,喊身边的保安赶开了那群小孩子。

不过还是迟了些,小猫已经处于濒死状态,半睁着眼睛躺在金钟仁不大的手心里喘着气。金钟仁感受着生命在掌心慢慢流逝却无能为力。那双无神又透彻的翡翠眼睛,溢满了无助与哀伤,深深的印在了金钟仁心里。

多年后那一幕早就慢慢被其他的记忆淹没,直到碰见黄子韬才又被唤醒。多么像!那双眼睛!金钟仁甚至有一瞬间都怀疑是不是小猫重新投胎了。

“这一次,我要早一点,”金钟仁当下就在心里默默许愿,“决不会让他再离开我。”

没节操p图ಠ_ಠ
天衣无缝的抠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不承认
谁知道这是我小墙干的坏事呢!!!
哦啦啦(⁎⁍̴̛ᴗ⁍̴̛⁎)

一点点解释,一点点意见征集,一点点补偿

世界上最惨淡的事莫过于你诚心诚意的想写点东西,但你的懒癌却没有大发慈悲的放过你。

发出这个感叹是因为2015年9月的一篇文,在五分钟前居然还被人催更…_(:3」∠)_
真的对不起你们
不是我不想填,要怪就怪懒癌吧!(抱头鼠窜

妄想、相机和自行车、昨日向阳是早就列好大纲的啦

昨日向阳是有些人设有点崩后期需要改改挺麻烦的而且结局太惨了我自己都不忍心写_(:3」∠)_(这算什么鬼理由!!!

妄想是因为要装翻译腔好累哦_(:3」∠)_我又不信基督,当初为了写妄想还自己傻不拉叽去翻〈圣经〉来着!!!实在是太辛苦了的说!!!_(:3」∠)_

相机和自行车我是真的很喜欢这个文啊!当初断更是因为想写共处来着,写完共处觉得很爽并且才思泉涌(这样夸自己真的好吗?!)写了天堂路,之后大家就都知道啦——就是又开了不少没啥人看光是自己乐呵乐呵的冷坑_(:3」∠)_

要说大纲这个东西嘛,我这里还有好多好多库存哈哈哈,只要我想开坑可以瞬间开十个!!!(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骄傲什么…
但因为被大家痛批坑品差所以克制了开坑的欲望…_(:3」∠)_

最近暑假呢,准备填似是而非(划重点!!!!!这里征求一下各位看官们的意见,似是而非大家是希望短+色+甜,还是长+超色+变态+苦,当然结局都是差不多的啦,我是指中间的过程_(:3」∠)_有三个回复我就满意啦,有五个就是神迹!阿门!!!毕竟只有一点点粉丝…估计都没几个会看这个的…这么想想还是有点伤心呢!!!毕竟码了这么多字_(:3」∠)_但还是没啥人理我

不寿和狩猎在填完似是而非之后应该会接着填_(:3」∠)_但希望大家不要抱太大希望哦!毕竟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嘛!!!
你们也知道我是一个说话经常不算数的人_(:3」∠)_

为了补偿大家!!!不知道玩lof的各位玩不玩微博_(:3」∠)_之前写过一篇狩猎的5000+的纯h触手play放在了微博上,因为各种理由没能放上lof,所以如果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上一下微博找来看呀!2016年7月发布的(微博指路id:坚强的墙壁,进相册找一找就好了,最近没发什么微博,顶多就是自拍哈哈哈,掉了不少粉伤心

诸位晚安_(:3」∠)_祝看到这里的家伙生活愉悦

2017.7.29零点
爱你们但懒得经常说的
非常喜欢你们评论和点小红心的
假高冷的
墙壁!
以上!
再一次晚安!

似是而非(灿开桃)SIXTEEN

朴灿烈只是默默的拥着黄子韬,他能感觉的到黄子韬在哭。
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黄子韬,所以只是紧紧的抱着他,心跳得厉害。

黄子韬哭了一阵,委屈释放的一干二净后忽然觉得有些丢人。
怎么办?黄子韬在心里问自己。他该怎么向朴灿烈解释清水察今的行为?好像自己什么丢人的样子都被朴灿烈看到了。
朴灿烈能感觉得到黄子韬不再微微颤抖了,看着弟弟变得通红的耳朵朴灿烈不由暗自好笑——一定是害羞了,从小就是这么别扭,像个鸵鸟一样遇事就把自己埋起来——于是他伸手揉上了黄子韬的脑袋。也许是因为太害羞了,黄子韬乖乖的趴在朴灿烈肩上,没躲也没闪。

就在黄子韬正在神游纠结该怎么抬起头来面对朴灿烈时,下腹重新燃起的yu###火把神志拉回了身体。
黄子韬的无助感又回来了,他感觉到自己yin###茎半勃,但现在在哥哥怀里他什么也做不了。
头顶的朴灿烈忽然发话了:“回去了吧?”
黄子韬登时心乱如麻,他害怕朴灿烈看出他现在的难堪。

黄子韬咬咬牙做出了决定,他垂着头推开了朴灿烈转身进了隔间锁上了门:“你,你…你在外面…站着别动,等我。”
被推开的一瞬间朴灿烈就都明白了,阴暗的心情一扫而空。
“好我等你。”,他回答道。

黄子韬坐在马桶盖上颤抖着解开了自己的皮带扣,他明知道这里不会有人看着他,但一想到门外站着一个人,强烈的羞耻感就将他淹没。
绝对不能,绝对不能发出声音。黄子韬涨红着脸暗下决心。
yao###物促使yin###茎尖端冒出透明黏腻的体液,黄子韬就着它握住自己的yin###茎上下lu###动了起来。
也许是催qing###药的作用,也许是羞耻感,这次shou###淫的kuai###感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顺着尾椎直冲大脑,之前喝下去的一点点酒精也不安分起来,现在的黄子韬不论神志还是肉体都是一片混乱。双耳因为憋气缺氧而有些轰鸣,本来紧紧抿住的双唇也微微分开,小声但是急促的喘着气。
这样不够…还是呼吸不过来…黄子韬心中急切得想,双眼泛起泪光,强烈的窒息感让他不自觉地有些抽搐。

朴灿烈也并不好过——他后悔答应黄子韬了。
他听见本来安静的卫生间里响起了皮带扣叮当碰撞的声音,接着是悉悉索索的衣物与皮肤的摩擦声。
小韬在脱衣服——当他心里有这个认知时,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大量想象中的画面蜂拥而至,无法阻止。
隔间内传出细微的rou###体碰撞声音,即使看不见朴灿烈也能猜到黄子韬在shou###淫。一想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弟弟居然隔着一扇门板当着自己的面在自wei###朴灿烈再怎么假装矜持也掩盖不了微微泛红的脸颊。
小韬一定在拼命克制不发出声音,朴灿烈想象着弟弟那涨红的脸蛋,颤抖的睫毛,纤瘦的身体,紧紧抿在一起的嘴唇,忽然起了逗弄之心。
他努力平静,装作一无所知,靠近了那扇门:“怎么了?小韬,要我帮你吗?”

黄子韬真是觉得要疯了,他本就在努力克制自己的shen###吟,但朴灿烈却搞了这么一出。他深吸了一口气:“没…你…的事,别,别管我!…哈…”
听见最后不小心流出的上扬尾音,黄子韬真想一头撞死。他在心里默默祈祷朴灿烈可千万别注意到。

朴灿烈隔着一扇门,想象着里面的活se###生香。
这种遮掩着的se###情反倒比大张开双tui###来的更勾人心肺,越是看不到,便越是忍不住去自己想象。朴灿烈在门外等的近乎抓狂,就连记忆中平日里的黄子韬都开始染上性yu###的味道——这可真是所谓的百爪挠心啊。
他觉得再这样下去他会忍不住踹开门直接冲进去,管他什么血缘,管他什么哥哥弟弟。但转念理智又告诉他不可以,黄子韬刚受了刺激,现在自己再这么乘人之危,估计黄子韬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了。

也不知道煎熬了多久,每一秒在朴灿烈眼里都漫长的令他发指。
一声微弱的轻吟后,卫生间里重回安静。
见黄子韬推门出来,朴灿烈暗自松了口气。
敏锐的嗅觉让他嗅出了小韬身上除了香水外的一丝jing###液味道。
黄子韬去水池边洗了手,准备往外走,却被朴灿烈一把拉住。
“现在出去,他怎么办?”朴灿烈看着旁边几乎快被遗忘,陷入重度昏迷的影帝。
黄子韬看了看躺在玻璃碴里的清水察今不由头疼起来:“不知道。哥你自己想办法。”
朴灿烈被这一声哥叫的心情大好,他顺了顺黄子韬有些乱的头发,“不用担心,我打个电话。”
他摸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做出了嫁祸他人的安排,然后带着黄子韬悄悄翻出窗户进入包厢。为了避免周围的人认出自己,朴灿烈低着头先于黄子韬离开了房间,黄子韬坐了一会后也一边道歉一边离开了包厢。

当晚不久后,缉du###警cha###进入了该包房以有人匿名举报该包厢藏毒为由,搜查了房间,他们找到了昏迷不醒的清水察今,送去抢救的过程中在他身上发现了一小包大麻。

黄子韬轻轻叩了叩面前的玻璃茶壶,指尖划过壶盖停留在把手上。手腕微微用力,将壶提了起来,另一只手顺势托住壶底。
他没急着将茶倒出来,倒是慢慢晃了晃茶壶。本来沉在壶底的茶叶纷纷旋转着浮上了水面,有两片甚至粘在了壶壁上。
“怎样?”黄子韬扭头望向了窗外睫毛微垂,“还是不肯喝吗?”

(os:真他妈想看阿桃泡茶_(:3」∠)_

吭哧吭哧蹭了一个小时
其实iPhone自带的金属滤镜也挺好看的

买了一盒水彩
现在画个快本桃还来得及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子韬太可爱了 ​​​

法国之行祝顺利
刚买了板子也不咋会用( ̀⌄ ́)问问首页大佬为什么色差这么大
我明明用的是少女桃子粉为什么从电脑导出来变成了橘粉色(;´༎ຶД༎ຶ`)
还我少女桃子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