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似是而非(灿开桃)SIXTEEN

朴灿烈只是默默的拥着黄子韬,他能感觉的到黄子韬在哭。
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黄子韬,所以只是紧紧的抱着他,心跳得厉害。

黄子韬哭了一阵,委屈释放的一干二净后忽然觉得有些丢人。
怎么办?黄子韬在心里问自己。他该怎么向朴灿烈解释清水察今的行为?好像自己什么丢人的样子都被朴灿烈看到了。
朴灿烈能感觉得到黄子韬不再微微颤抖了,看着弟弟变得通红的耳朵朴灿烈不由暗自好笑——一定是害羞了,从小就是这么别扭,像个鸵鸟一样遇事就把自己埋起来——于是他伸手揉上了黄子韬的脑袋。也许是因为太害羞了,黄子韬乖乖的趴在朴灿烈肩上,没躲也没闪。

就在黄子韬正在神游纠结该怎么抬起头来面对朴灿烈时,下腹重新燃起的yu###火把神志拉回了身体。
黄子韬的无助感又回来了,他感觉到自己yin###茎半勃,但现在在哥哥怀里他什么也做不了。
头顶的朴灿烈忽然发话了:“回去了吧?”
黄子韬登时心乱如麻,他害怕朴灿烈看出他现在的难堪。

黄子韬咬咬牙做出了决定,他垂着头推开了朴灿烈转身进了隔间锁上了门:“你,你…你在外面…站着别动,等我。”
被推开的一瞬间朴灿烈就都明白了,阴暗的心情一扫而空。
“好我等你。”,他回答道。

黄子韬坐在马桶盖上颤抖着解开了自己的皮带扣,他明知道这里不会有人看着他,但一想到门外站着一个人,强烈的羞耻感就将他淹没。
绝对不能,绝对不能发出声音。黄子韬涨红着脸暗下决心。
yao###物促使yin###茎尖端冒出透明黏腻的体液,黄子韬就着它握住自己的yin###茎上下lu###动了起来。
也许是催qing###药的作用,也许是羞耻感,这次shou###淫的kuai###感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顺着尾椎直冲大脑,之前喝下去的一点点酒精也不安分起来,现在的黄子韬不论神志还是肉体都是一片混乱。双耳因为憋气缺氧而有些轰鸣,本来紧紧抿住的双唇也微微分开,小声但是急促的喘着气。
这样不够…还是呼吸不过来…黄子韬心中急切得想,双眼泛起泪光,强烈的窒息感让他不自觉地有些抽搐。

朴灿烈也并不好过——他后悔答应黄子韬了。
他听见本来安静的卫生间里响起了皮带扣叮当碰撞的声音,接着是悉悉索索的衣物与皮肤的摩擦声。
小韬在脱衣服——当他心里有这个认知时,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大量想象中的画面蜂拥而至,无法阻止。
隔间内传出细微的rou###体碰撞声音,即使看不见朴灿烈也能猜到黄子韬在shou###淫。一想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弟弟居然隔着一扇门板当着自己的面在自wei###朴灿烈再怎么假装矜持也掩盖不了微微泛红的脸颊。
小韬一定在拼命克制不发出声音,朴灿烈想象着弟弟那涨红的脸蛋,颤抖的睫毛,纤瘦的身体,紧紧抿在一起的嘴唇,忽然起了逗弄之心。
他努力平静,装作一无所知,靠近了那扇门:“怎么了?小韬,要我帮你吗?”

黄子韬真是觉得要疯了,他本就在努力克制自己的shen###吟,但朴灿烈却搞了这么一出。他深吸了一口气:“没…你…的事,别,别管我!…哈…”
听见最后不小心流出的上扬尾音,黄子韬真想一头撞死。他在心里默默祈祷朴灿烈可千万别注意到。

朴灿烈隔着一扇门,想象着里面的活se###生香。
这种遮掩着的se###情反倒比大张开双tui###来的更勾人心肺,越是看不到,便越是忍不住去自己想象。朴灿烈在门外等的近乎抓狂,就连记忆中平日里的黄子韬都开始染上性yu###的味道——这可真是所谓的百爪挠心啊。
他觉得再这样下去他会忍不住踹开门直接冲进去,管他什么血缘,管他什么哥哥弟弟。但转念理智又告诉他不可以,黄子韬刚受了刺激,现在自己再这么乘人之危,估计黄子韬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了。

也不知道煎熬了多久,每一秒在朴灿烈眼里都漫长的令他发指。
一声微弱的轻吟后,卫生间里重回安静。
见黄子韬推门出来,朴灿烈暗自松了口气。
敏锐的嗅觉让他嗅出了小韬身上除了香水外的一丝jing###液味道。
黄子韬去水池边洗了手,准备往外走,却被朴灿烈一把拉住。
“现在出去,他怎么办?”朴灿烈看着旁边几乎快被遗忘,陷入重度昏迷的影帝。
黄子韬看了看躺在玻璃碴里的清水察今不由头疼起来:“不知道。哥你自己想办法。”
朴灿烈被这一声哥叫的心情大好,他顺了顺黄子韬有些乱的头发,“不用担心,我打个电话。”
他摸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做出了嫁祸他人的安排,然后带着黄子韬悄悄翻出窗户进入包厢。为了避免周围的人认出自己,朴灿烈低着头先于黄子韬离开了房间,黄子韬坐了一会后也一边道歉一边离开了包厢。

当晚不久后,缉du###警cha###进入了该包房以有人匿名举报该包厢藏毒为由,搜查了房间,他们找到了昏迷不醒的清水察今,送去抢救的过程中在他身上发现了一小包大麻。

评论(10)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