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似是而非(灿开桃)SEVENTEEN

昨晚回来,黄子韬果不其然发起了高烧。

朴灿烈坐在黄子韬床边随意的翻看着当天的报纸。刚一展开硕大的标题就映入眼帘:“当红影帝ye#总会携毒被袭击致昏迷”

朴灿烈掏出手机搜了搜,几乎所有媒体都在报道这件事,铺天盖地的传闻与推测,各家为了博人眼球打出的标题甚至让朴灿烈这个当事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大部分是觉得有人寻仇,还一一列出了以前与清水察今发生过利益冲突的大小明星;也有推测是感情纠葛,明明清水察今没什么绯闻,却有狗仔硬是扒出了清水出道早期的几位桃se#对象,挨个盘点后足足占了几大页,在结尾还意犹未尽的很隐晦的提了提清水察今好男色的可能性。

这些爆料有部分是朴灿烈安排的人刻意提供的,就为了误导大众视线,但叫他意外的是出版社一方还自己脑洞大开添油加醋改了不少,比之前预估的更让人满意。

朴灿烈没想到的是,那些看似是出版方编纂的爆料,其实都是真枪实弹,而且是由金钟仁悄悄托人提供的。之前黄子韬跟金钟仁吐过苦水后金钟仁当晚就遣人着手调查了,没想到还真弄出了一番成果。

 

朴灿烈放下手机,看着还在睡梦中双颊因高烧而绯红的弟弟心里涌起怜惜之情。窗外天气较佳,随着云朵的经过,忽明忽暗的阳光扫过床上少年的脸颊,光影贴着少年优美的面部轮廓起伏。

朴灿烈的心忽地柔软了起来,能一直这样多好,一直一直这样陪着小韬,没有什么事业纷争,也没有别的人来打扰。内心的柔情与爱意促使他忍不住起身轻轻吻上了黄子韬的额头。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黄子韬微弱的哼了一声,无意识的低喃了一声哥。

朴灿烈听见后愣了许久,然后轻笑出声。他脱下外衣,随手挂在椅背上,蹑手蹑脚的钻进了黄子韬的被窝,一只手环住小韬的背将他圈入怀里,另一只手摸进黄子韬的头发顺着发旋打着转向下滑,最终停留在黄子韬纤细的颈部。

温热的手掌下,是规律跳动着的动脉。

咚咚跳动着的动脉与朴灿烈的掌心只隔了一层薄薄的因发烧而体温偏高的细嫩皮肤,在朴灿烈眼里,似乎只要手掌一发力,怀里这条鲜活的生命瞬间就会逝去。

“真是太脆弱了…不过,”朴灿烈在心里默默叹息到,“果然越是脆弱美丽的东西就越是能激发人们的占有欲和破坏欲啊。”

 

等黄子韬睁眼已经快要傍晚,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金色的霞光作伴。

朴灿烈已经离开一段时间了。

黄子韬忽然少有的觉得有些孤单。昨晚的事在回忆里已经有些模糊,因为高烧而浮浮沉沉的意识有些分不清哪些是梦境,哪些是现实。

不管了,黄子韬想到。于是被子里的男孩果断的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朴灿烈坐在办公桌前,盯着电脑屏幕出神。

他刚刚从父亲哪回来,就是最近,估计就要展开行动了。

父亲会和他一起行动,到时候他打头,父亲装作随从紧随其后。

不知道能不能平安回来,也不知道小韬现在怎么样了。朴灿烈心中的不安随着行动日期的接近而日益扩大,弄得他也是心烦意乱。

 

金钟仁趁天黑独自一个人潜入到了计划那天他该在的位置。他没带枪过来,脱下外套垫在了地上。今晚距计划开始只有短短几天了,他要再次熟悉一下环境。海港的风比较大,对狙击手是个挺大的考验。

夜晚静静地度过,金钟仁一动也没动仿佛是一块融身黑夜的石头。

 

小时候的金钟仁是痛恨狙击课的,长时间的保持一个姿势对于几岁大的孩子确实太过严苛。

老师也不喜欢金钟仁,在老师眼中,金钟仁缺乏狙击手的狠劲和灵气,懒懒散散的只能当个普通的闲人。却不曾想几年后金钟仁会从众人中脱颖而出。

为什么呢?连金钟仁的老师也想不明白,似乎就是一夜之间开了窍,突然就静得下来了,神赐的天赋一般。

后来长大的金钟仁一开始也是想不明白的,毕竟那时候太小了没什么记忆。直到碰见黄子韬的那晚,他忽然什么都想起了。

是因为那只小猫。

估计还只是一只小奶猫,被一群顽劣的小孩子围着扔石头,砸得头破血流,颤抖的喵喵惨叫。过路的金钟仁也是一时善心,喊身边的保安赶开了那群小孩子。

不过还是迟了些,小猫已经处于濒死状态,半睁着眼睛躺在金钟仁不大的手心里喘着气。金钟仁感受着生命在掌心慢慢流逝却无能为力。那双无神又透彻的翡翠眼睛,溢满了无助与哀伤,深深的印在了金钟仁心里。

多年后那一幕早就慢慢被其他的记忆淹没,直到碰见黄子韬才又被唤醒。多么像!那双眼睛!金钟仁甚至有一瞬间都怀疑是不是小猫重新投胎了。

“这一次,我要早一点,”金钟仁当下就在心里默默许愿,“决不会让他再离开我。”

评论(4)

热度(10)

  1. IUamm桃山墙™ 转载了此文字
  2. IUamm桃山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