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墙望桃山

山高水长光阴短

似是而非(灿开桃)EIGHTEEN

[圣诞快乐!🎄一个微不足道的圣诞礼物hhh
也算是〈似是而非〉中比较关键的一章啦
因为太久不更新导致我自己都忘了情结进展到哪里了,所以还是认认真真把以前写的看了一遍hhh麻烦你们,夸我XD]


几日后的黄昏,几辆车停在了一个不显眼的小港口附近。

车里气氛表面比较活跃,一路上有说有笑,但还是能看见互相眼中的紧张。
朴灿烈坐在其中一言不发,压了压头上的鸭舌帽,默默在心中检查着计划。一会下了车,港口应该会停靠两辆船,只要占领便算是胜利,一旦控制了船,背后朝着大海,他们可进可退,无论来什么样的对手都无补于事。
他会带人上船,而父亲则是同剩下人的留守车队,防止有人偷袭使他们腹背受敌。
不知道小韬现在在干什么…朴灿烈忽然生出这种无关的想法,他轻轻甩了甩头,像是要把这个想法从头中甩出去。

金钟仁早就提前趴在了那里——瞄准镜里的朴灿烈还一无所知的想要悄悄潜入码头;朴社长在车里并未出来参与巡视。
金钟仁稳了一下气息,还不是暴露的时候,狙击手一旦射出一枪,不管成功与否都应该撤离原位置。

一切都按照金家的设想在进行,训练有素的朴家干脆利落的占领了船只,几次交火后——甲板上一排船员双手抱头蹲在一起。
朴灿烈正在艘船,他想要找出那些仪器。但事实上是他一无所获,这使他不由生出些焦躁——迟则生变,一直拖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虽说他们占了船可进可退,但若是能在其他几家插手之前带东西走人,减小损失,这肯定也是他们乐于看到的。
会在哪呢?朴灿烈双手抱在胸前皱着眉,他刚刚已经把整条船都翻了一次。
也许船舱还有什么隐藏的地方没被发现?朴灿烈压下心中的不安与焦躁,折返船舱。
在走过舷侧通道时,朴灿烈忽然听到隐藏在海浪声中那有节奏的微弱的滴滴声,他不由停下脚步将耳朵贴上旁边的铁皮——
“都跳船!!!”他大声吼道。
——这种滴滴声他再熟悉不过——炸弹爆炸前夕的交响乐。
他往甲板冲了几步,目眦欲裂,双眼都泛起了红血丝:“马上离开船!!!”
甲板上的几人端着枪有些迷茫的望了过来——这是朴灿烈眼中最后的正常画面。
这次的占领回想起来的确太顺利了些,但没给朴灿烈反思的时间,巨大的爆炸声就轰然响起,火光冲天,朴灿烈拼着冲击波袭来的最后瞬间扭身跳入海中。

强烈的爆炸声震耳欲聋,朴灿烈只觉瞬间失聪,死里逃生的恐惧让他的喉咙痉挛了起来,他在水中狠狠的干呕了起来,咸涩的海水从鼻子和嘴巴疯狂灌入,朴灿烈用双手掐住自己青筋暴起的脖子,双脚拼命划动想要在爆炸后波澜起伏暗流不断的海浪中找回平衡。
忽然光线一暗,朴灿烈挣扎着将眼睛翕开一条缝,似乎是船侧翻着倒了下来——不想死!我不想死!缺氧让朴灿烈难以思考,只在心中有这最后的求生渴望。

朴社长坐在车里,忽然听见巨大的爆炸声,他心一下就凉了下来,灿烈这次怕是凶多吉少,他也瞬间明白这是一个圈套。
“走!快点离开这里!”他按下车窗对还在爆炸中惊呆的众人喊到。
就在按下车窗的一瞬间,他看见了码头附近的火光冲天,紧接着就是一颗子弹呼啸着顺着缝隙钻了进来,直直定在朴社长眉心中间,然后猛然将额头炸开一个窟窿。
——这时保镖们才听见远处砰的一声微弱枪响。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