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妄想(中世纪) (灿开桃)Ⅰ

When you reach out to Satan, you are in a curse. God will deprive you of all rights.
[ 当你向撒旦伸出援手,你便陷入魔咒。上帝将剥夺你的一切权利。]
————题记

ONE

将近午夜,暴雨还在继续,城堡里的钟整迈着齐划一的步伐走向明天。

城堡的墙壁上缠满了蔷薇,屋檐下是玫瑰花丛。

雕满花的铁艺大门因为很久没用而生锈。原来的花圃长满杂草,却依旧无人问津,倒是玫瑰花丛被照顾的很好。

“你看你看!玫瑰在滴血!百灵在尖叫!他们要去迎接小王子的到来啦!啦啦啦!欢迎欢迎!BIBO好开心!欢迎欢迎!BIBO好开心!”安静的城堡中忽然传来咿咿呀呀的说话声,嘈杂的电流声在空旷的大厅尤为明显。那是一架半米高机器人,身上脏兮兮的,移动时会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但两只眼睛却是漂亮的金色玻璃球。它说话的声音十分刺耳,像是没上过机油的齿轮摩擦发出的噪音。

“好了,BIBO,安静一点,你太吵了。”从二楼的主卧中传来一道淡漠的男声,他是这座城堡真正意义上的主人。这道声音与机器人的电流声不同,有着男中音的优雅,又带着些沧桑。

黑暗中的城堡又安静了下来,只剩钟表的滴答。

TWO

大门的铃铛突然被人拉响,一时间整个城堡都布满了叮叮当当的铃声。

当这座城堡还在鼎盛时期时,每晚都会举办宴会,贵妇人的香水混合着香槟酒的味道充盈着整座城堡。每当客人拉响大门的铃铛,整座城堡的铃铛都会响起来,然后风度翩翩的管家推推眼镜,提醒偷懒的侍从前去打开大门迎接贵宾。

接着,宾客们会称赞门铃设计的精巧,为城堡主人高贵的品味而喝彩,当新来的客人走进舞会大厅,华尔兹继续响起。贵妇们裙摆翩飞,互相炫耀着新的首饰香水,以和城堡的主人交谈为荣。

现在已经不复以前的旧时光了。

男主人轻轻叹了口气,吩咐到:“BIBO,去迎接客人吧。”然后起身换上了十分正式的西装。

THREE

Park Chan Yeol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在平时他是个修养极佳的执事,但现在怀里依旧在昏睡的人让他焦躁了起来。

暴雨拍打着漆黑的伞面,Park Chan Yeol细心的将怀里人盖在身上的大衣向上拢了拢。

他能感觉得到,怀里人的体温在下降,这不由让他更加烦躁。

他能确定这座城堡里有人。如果说庭院与城堡是潜伏在黑夜中的巨兽,二楼窗户散发的暖光无疑是巨兽的心脏。

其实这附近也有几座村庄和两三个小镇,但一想到如果到那去他的殿下可能会沾染上那些卑贱平民的气味他就生不如死。

而且他也不觉得平民家中会有天鹅绒的床褥和法兰绒的枕头供他娇贵的殿下使用。所以他打算来这碰碰运气。

他感觉自己的运气不错,因为当他拉响铃铛时,他眼尖的透过暴雨捕捉到了二楼窗边一闪而过的人影。

FOUR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帮怀中的殿下拢衣服了,Park Chan Yeol脚站的有些麻木。黑暗中突然有两个金色的发光体向他们靠近,他不由的绷紧了神经。

待到走近才发现是个小机器人。他不由松了口气,放下了准备拔出匕首的手。

“亲爱的先生,欢迎光临!欢迎光临!请随在下来!”小小的机器人引领着Park Chan Yeol穿过花园,喷泉,来到了城堡前。

门是虚掩着的,机器人推开门,城堡内一片漆黑。

“稍等。”机器人在黑暗中捣鼓了一阵,拿出了一盏马灯,它举着灯,领着Park Chan Yeol走向了三楼的一间房间。Park Chan Yeol觉得这个古怪的机器人好像是在刻意回避着什么,因为它特意绕过了二楼那个亮灯的房间。

而且整座城堡没有一盏电灯,有机器人却连电灯都没有,这不由让Park Chan Yeol感觉别扭。

“阁下怎么称呼?”Park Chan Yeol试探性的提着问。

“BIBO,在下是BIBO,伟大的BIBO大人。哈哈哈!”刺啦啦的电流声让Park Chan Yeol不由皱了皱眉头,搂紧了怀里的人。

“好的,BIBO先生,我想拜访一下城堡的主人,您看方便吗?”Park Chan Yeol小心翼翼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些不安。

机器人忽然不说话了,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直到到了房间门前,BIBO才开口到:“BIBO的主人非常不喜欢别人去打扰他,如果你们冒犯了他,请恕BIBO 不得不把你们从这里赶出去。”

FIVE

房间不大但却相当精致,Park Chan Yeol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向BIBO要了些纱布和酒精,向它祝了晚安,然后关上了门。

他将盖在殿下身上的大衣慢慢揭下,带着一种虔诚的神态。

大衣下盖着的是一个男孩,他是女王的宠臣——年仅十四岁的公爵——TAO。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女王对他格外宽容,甚至到了放纵的地步。

SIX

男孩非常漂亮,有着被神灵祝福的容貌。一头金发连黑暗都无法掩盖它的光泽,高挺的琼鼻下是张失了血色的猫咪唇。

撩开刘海,男孩的额头上有个伤口,血已经结痂。

“该死的。”Park Chan Yeol不由低声咒骂到,那群该死的暴徒居然敢在殿下完美的脸上留下伤口!

他小心的用酒精处理着伤口,祈祷着不要留疤,然后用纱布仔细的一圈圈缠好。

就算是一路赶过来他也没让殿下沾上一滴雨水和泥点,他的殿下还是那么干净漂亮,他满意的看着最后的成品。

换了身干净的衣服,Park Chan Yeol坐在床边打量着昏迷中的TAO。

因为仓促,殿下还没来得及换下晚礼服。雪白的衬衫扣到第一颗扣子,黑底白点的领结勒出少年纤细的脖颈,纯黑的缎面正装在灯光下泛着光勾勒着精致的腰线,领口别着象征身份的胸针,袖口有白宝石制成的袖扣,笔直修长的腿被剪裁精致的西裤包裹着。

Park Chan Yeol轻轻握住少年的一只脚踝,像虔诚的信徒一般吻上少年的鞋面——少年的鞋子没有一点灰尘,因为不论他走到哪,地上都会事先铺满了红毯。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