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妄想(中世纪) (灿开桃)Ⅱ

Committed by the almighty Lord, please forgive me.
[ 万能的主在上,请宽恕我犯下的罪过。]
————题记

ONE

这是住进城堡的第四天。

这四天中,除了BIBO以外,Park Chan Yeol还发现了一只狗,他不敢靠太近,如果没有判断错的话应该那是一只德系杜宾。杜宾很认生,一只极具攻击性的德系猎犬在没有主人的情况下还是不要贸然接近的好。虽然有把握让自己不受伤,但伤着狗可就不好了,毕竟他至少要待到殿下醒来才会考虑离开。

可他已经呆了四天却连主人的影子都没见着,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这座城堡根本就没有人住,那天的影子只是那只漂亮的杜宾而已。

TWO

第五天傍晚,他的殿下醒了。

少年慢慢睁开了那双被神赞美过的眼睛。

金色的长睫上下翻飞,就像在花蕊上歇息的的金翅蝶挥舞着翅膀。

漂亮的眼睛中有着刚醒来的雾气,细碎柔软的金发的耷在额前。

欧洲人的眼睛都带着些铁蓝色,少年的眼瞳却是少见的纯蓝,像是种在皇家花园中最为名贵的矢车菊,散发着点点幽蓝色的星光。

“嗯…”少年长长的舒了口气,软软的鼻音带动胸膛有规律的上下起伏。

Park Chan Yeol吻住了少年的手背:“托主的福,您醒过来了。”

“哦不,我亲爱的Park,我醒来可不是托主的福,”久没开口的嗓音有些沙哑,“我可从来不信这些鬼东西。”

Park Chan Yeol把他扶了起来,少年半靠在床上,抚摸着头上的纱布,朝Park Chan Yeol挥了挥手:“镜子。”

THREE

TAO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满的皱起了眉头。

苍白,无力,虚弱,他讨厌这样的自己。

“把纱布拆掉。”他向Park Chan Yeol命令道。

FOUR

没有了纱布的遮掩额角上的疤痕清晰的暴露在了空气中,暴露在了TAO的视线下。

“呀!”少年愤怒地将镜子摔得老远,“那些贱民!他们应该受到神的惩罚!该死的!谁给他们的权利在本殿脸上留下伤痕!”

Park Chan Yeol默默的将碎裂的镜子收拾好,他已经预料到了殿下一定会为这件事而大发脾气,这种时候他只需要安静的站在旁边等殿下发泄完就可以了。

“Amelia!”少年扬声喊到,“准备下,我要沐浴。”

FIVE

“殿下,Amelia不在,请允许我来服侍您。”Park Chan Yeol将手放在胸前毕恭毕敬的说得到。

TAO挑了挑眉:“哦?”他慵懒的转动着蓝宝石般的眼睛打量着这个四四方方的房间,“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

Park Chan Yeol简单陈述了当晚的混乱,暴徒攻入了女王的晚宴,不少贵族都受了伤,王宫离庄园很远,他怕殿下坚持不住,所以借住在这座城堡。

“这些都无所谓,”TAO扬了扬尖细的下巴,“快点,我要沐浴。要最好的。”

他不会管这是谁的城堡,他是被大英帝国女王宠坏的小公爵,他拥有他想要的一切,他身边的人理所应当保护他,就算这里是恶魔的巢穴,他也不会在乎。

SIX

Park Chan Yeol认真的为TAO擦洗着身体,因为殿下额角的伤口不能见水,所以Park Chan Yeol格外的小心翼翼。

年轻公爵有着一具漂亮的过分的肉体。

没有一处不是完美的,从头发稍到脚趾末端。

殿下只有一米七不到的身高,体型偏瘦,常年的娇生惯养让殿下的肌肉十分单薄。

关节纤细的让人总感觉一捏就断,白瓷般的皮肤上没有一点瑕疵。

美丽的眼睛半阖着,氤氲的蒸汽伴着玫瑰精油的香味亲吻上泛着粉色的脸颊。

Park Chan Yeol不由暗暗咽了咽口水,手上的力道放的更轻了,生怕弄痛了这件艺术品。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他的殿下…很甜,让他忍不住想去亲吻,去舔舐…

SEVEN

受了伤的人好像都很容易累,换上睡衣的公爵大人有些累了,他命令Park Chan Yeol在他的床边陪着他直到他睡着。

EIGHT

床上的人已经沉沉睡去,Park Chan Yeol慢慢垂下了眼帘俯身靠近。

烛光勾勒着TAO的轮廓。

淡淡的山茶花香味萦绕在鼻尖。

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Park Chan Yeol压抑着心中的悸动吻上了年轻公爵柔软的嘴唇。

眼泪大滴大滴的从Park Chan Yeol眼中滑落,然后掉落在TAO的脸上,他眷恋的用舌尖描摹着殿下漂亮的唇型。

此时的Park Chan Yeol像是一只一直生活在下水道里捡垃圾吃的老鼠,突然间遇到了一块瑞士产的卡蒙贝尔奶酪一样。

带着亵神的罪恶感,他在心中默念到:“Committed by the almighty Lord, please forgive me.[ 万能的主在上,请宽恕我犯下的罪过。] ”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