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妄想(中世纪) (灿开桃)Ⅲ

Cover your eyes, I can see it in your mind.
[蒙上你的眼睛,我能看见你的内心。]
————题记

ONE

像是那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Park Chan Yeol还是依旧安安分分的照顾着TAO的起居。

“这是第几天了?”TAO抚摸着中指上象征家族的戒指。

“嗯?”Park Chan Yeol一时没反应过来。

TAO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的拔高了声调:“我是说,这是我们来这的第几天了!”

“第七天了,殿下。”

“主人呢?这座城堡的主人呢?你见过吗?”男孩兴致勃勃的从床上撑了起来。

Park Chan Yeol怔了怔,随即答到:“没有,BIBO先生说过,城堡主人不喜欢被打扰,所以我到现在都没有见过他一面。”

掩盖不住孩子的心性:“Park,你不好奇吗?你说他会长什么样?”

Park Chan Yeol摇了摇头,在背后议论别人的长相是十分不礼貌的。

“哼,也是,”见Park Chan Yeol没说话,TAO冷哼了一声,“你们这种贱民怎么会懂本殿的乐趣。”

说完,他从床上伸出一条腿,Park Chan Yeol顺从的为他穿上鞋。

站在镜子前,TAO慢慢摸了摸镜子里自己漂亮的脸蛋,自言自语到:“住了这么久,我没有恶意的去感谢一下这可算不上打扰啊…”

“没有”两个字被他说的特别重,像是在强调着什么。

TWO

白色的短袖衬衫,袖口有细细的蕾丝镶边,领口用墨绿色的缎带系着蝴蝶结。衬衫扎在黑色的背带短裤里,
背带在背后交叉。

殿下纤细修长的腿被被黑色的半腿袜包裹着,脚上登着一双亮皮的马丁靴。

金色的头发用发胶定了型,刘海被向后梳,露出了一小块还没掉落结痂的伤口,但这丝毫不影响整张脸的美感。

背带裤背带交叉是他故意的,要是能不穿衬衫就好了…背带还可以再勒紧一些…如果那样的话,殿下光洁的脊背就会被背带勒出印记,就像是被皮鞭抽出的红痕一般…

我的殿下…你总有一天会被我完全占有…从内到外…完完全全的属于我…

望着殿下漂亮的背影,Park Chan Yeol眼神灰黯。

THREE

醒来已近两天,在Park Chan Yeol的叙述下,TAO知道这座城堡里还有一个机器人和一只狗,主人的寝室在二楼,那么他需要做的就是避开狗和机器人,进去主人的房间。

挺有意思的,不是吗?就像在古堡中探险一样刺激!公爵大人兴趣满满的挑了挑眉。

年轻的公爵已经走到了三楼的楼梯口,下了楼梯再经过几间房间就会到主人的寝室。

不知道为什么,一种久违的激动的战栗感涌上心头。

TAO慢慢抚摸着中指上的戒指,努力平复着激动的心情。这个习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喜欢抚摸家族戒指,只要这样他所有的异样情绪都可以很快平复下来。

其实他自己也不很清楚现在这种异样情绪的由来。但这算不上坏事,毕竟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感情了——这种剧烈的,特别想去得到什么的感情,尽管他并不清楚那样东西是什么。

FOUR

扶着扶手,TAO一步一步的朝二楼走去。

狗应该在花园里,机器人应该在厨房准备午餐,此时的城堡里只有他和Park Chan Yeol,Park Chan Yeol是不会阻止他的,那么只要运气够好,他就可以一睹主人的真颜。

他满含期待的缓缓移步到主卧前。

FIVE

主卧的门与其他房间的门不一样,明显要精致的多。TAO不满的皱了皱鼻子,本殿来借宿居然不让我住最好的房间。

如果女王知道了他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哭笑不得,这种明显不符合礼仪的想法大概只有被宠坏的TAO才能想的出来。

SIX

深吸一口气,TAO将手搭在了门的把手上。

只要扭开把手就可以看见主人了,可…可为什么自己会…犹豫…?

搭在把手上的那只手慢慢抚摸着把手上的雕花。

蜿蜿蜒蜒的藤蔓缠绕着,一朵一朵细小精致的蔷薇以浮雕的形式点缀在上面。

刚刚那股莫名的悸动已经平息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浓浓的不安。

当认清自己正在不安时,年轻的公爵不由冷笑了一声,他到要看看是什么能让自己感到不安。不安这种负面情绪一向被他所厌恶,不弄清楚到底是什么在影响自己的情绪他真的不甘心。

EIGHT

粗暴的按下了把手,门比他想象中的要重的多,TAO花了些力气才把门推开。

浓郁的玫瑰香气从房间内传来,TAO睁大了眼睛往里面看去。

房间里拉着窗帘,光线很暗,他想进入房间看的清楚一点却感觉四肢麻木动弹不得,张了张嘴可是发不出一点声音。年轻的小公爵不由慌了神,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也许是天生的敏感,不知所然的,他感觉自己…会死在这里!恐惧占据了他所有的思想,不要…我不要死…Park!Park!快来…快来…快来救救我…

喉咙中发出困兽般的呜咽,蓝宝石般的眼珠惊恐的环视着四周,眼泪蓄满了眼眶。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才好…

NINE

眼睛忽然被一双手从后面蒙住,他能闻得到身后这人身上带的香味与房间里的一模一样。

“不要让我再看见你,”那人的嗓音优雅的像是男中音一般。

顿了很久,像是在哀叹一般,他慢慢说到:“你走吧…”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