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昨日向阳(文革) (开桃)第二章

金英顺是这个村的村长,今天他要去镇上的火车站接一批上头发配下来的学生。

他有个儿子叫金钟仁,是独子,媳妇死的早,他也没打算再娶,所以把这个儿子宝贝的不得了。

他走到儿子的炕头拍了拍裹在被子里的一坨:“钟开,今天镇上来了些学生,去看看不?”

钟开是金钟仁的小名,也没啥特别的含义,就是图个吉利想取个小名,刚巧看见开着的大门,于是就叫了这个名儿。

“都是人有啥好看的?还能多个嘴巴不成?”金钟仁不满的闷在被子里。

“长见识呗,别儿都文化人。”金村长笑眯眯道。

被子里没了声,估计是又睡过去了。

金英顺笑着摇了摇头,拎起搁在桌上的烟杆往墙上磨了磨,出门了。

出门后,被窝里的金钟仁动了动耳朵,听不见他爹的脚步声后噌的一声从被子里窜了出来。

穿得整齐的棉袄哪里像是赖床的人,分明早就醒了。

他老早就听村里的那群狐朋狗友说了,乡下姑娘可不比城里来的姑娘。

乡下姑娘的皮肤是黑色的,粗糙的像把矬子,城里姑娘的手只会弹钢琴和画画,所以白白嫩嫩。

乡下姑娘说起话来五里外都听得到,城里姑娘说话都轻言细语,不凑近点都听不见。

他也是老远见过城里姑娘的人,这是他活了十六年以来最值得骄傲的几件事情之一。

他觉得城里姑娘就像是漂亮的百灵鸟,你稍稍一靠近她就会扇着翅膀飞走。

但尽管这样,他还是对城里的姑娘心生向往,谁不想讨个漂亮媳妇搁兄弟面前炫耀炫耀,那想想都倍儿有面子。

他打算跟着他的兄弟们一起去,毕竟他不可能跟他爹一起讨论哪个姑娘胸大,那个姑娘腿长这种猥琐至极的问题。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