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昨日向阳(文革) (开桃)第五章

黄子韬走到了分配的小屋,边伯贤跟在后面帮他拎着行李箱。

边伯贤是从小就跟在黄子韬身边的伴读,黄子韬向来体弱,小时候经常养病在家,可小孩子本性贪玩,就算躺在床上也管不住那颗想往外跑的心。

多亏边伯贤经常从外面带些小玩意儿回来,有时还会和黄子韬讲讲说书人讲的闲书,为黄子韬解闷。

两人感情很好,就如同亲兄弟一般。他这次跟过来也是受黄老爷的嘱托希望他平时多照应一下子韬的。

“子韬,你还胸闷吗?”边伯贤一边整理着床铺一边问黄子韬的身体状况,他记得刚下火车时子韬和他说过他有些胸闷。

黄子韬嫌屋里脏所以现在门口没进去,听见伯贤在问他便答道:“现在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大概是坐火车闷着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眼睛突然被人蒙住:“猜猜我是谁?哈哈哈!”

“…”黄子韬轻轻掰下按在眼睛上的手,“幼稚鬼。”

廖洛兰没生气,就是咯咯咯的笑骂到:“你才是幼稚大头鬼!”

“…”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说你是大头了…

廖洛兰也没管黄子韬接不接话,不请自来的就走进了黄子韬的分配房。

“你好!我是廖洛兰!你们还没收拾好房间啊?真的是,都说女孩子东西多,没想到你们两个大男人比女孩还婆婆妈妈的。”她哇啦哇啦的说了一大堆话,然后又自说自话的开始帮边伯贤收拾东西。

“子韬身体不好,一般这些都是我来弄,我是子韬的同学,我叫边伯贤。”边伯贤脾气很温和,所以也不嫌烦的笑眯眯答道。

“洛兰!”一个人影风风火火的就闯了进来。

“这位是?”边伯贤停下了手中的活,疑惑的看向这个突然闯进来的大男孩。

男孩特害羞的挠了挠头,眼睛不停的往廖洛兰那边瞟:“我是这村儿的朴灿烈,我看你们刚来,我来搭把手帮个忙儿,我们村长的话你们肯定听不懂,我顺便来给你们解释解释。”

男孩讲的话并不是特别标准的北平话,带些口音,但比村长的土话容易听懂了不知道多少倍。

黄子韬慢悠悠的朝廖洛兰问道:“你们认识?”

廖洛兰愣了一下:“我们才认识的。”然后悄悄的匐在黄子韬耳边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喊的那么亲密,比我还自来熟。”

…感情您也知道您是个自来熟…

“哎!你们都搁这儿呢!二蛋子!”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门外站了几个本村的小伙子,为首的那个有张帅气的脸,外加一脸坏笑。

二蛋子?

三个城里人齐刷刷的朝朴灿烈看去,朴灿烈脸瞬间红的跟要烧起来一样:“妈的喊谁呢!喊谁呢!你才二蛋子你全家二蛋子!!!”我在人姑娘面前维持个好形象我容易么我!妈的就知道坏人好事!

朴灿烈就是那个用西洋镜看漂亮姑娘的二蛋子…

“哼朴二蛋,”金钟仁冷哼一声,“就你内臭德行,见到姑娘蛋子腿都软,还想跟别人搭话,做你的大头梦去吧!”


老子就是要坏你好事!而且是带一群人来坏你好事!


金钟仁话是对着朴灿烈说的,眼睛却直愣愣的盯着黄子韬看。

哎呦喂我的亲娘嘞,这个长得也忒标志了点吧。

远看看着就好看的不行了没想到近看我的老天爷那简直漂亮的没话说!

黄子韬不太喜欢不熟的人盯着他看,所以悄悄的往伯贤身边退了一步,刚好可以挡住金钟仁的视线。

金钟仁见状只好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朝朴灿烈喊道:“还不快走,在这儿瞎墨迹啥呢!?”

朴灿烈被喊了小名也是臊得不行,听金钟仁喊他走了也就灰溜溜的跟在了金钟仁屁股后面。

走了几步又忍不住朝廖洛兰回头喊道:“我一会去找你,你先自己照顾着自己!”

廖洛兰傻楞楞的点了点头,看着朴灿烈走远了才回过神来。

其实他长得还算…一表…人才?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