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向日葵战场(二战) (勋桃)(片段)

(片段:这一小节是在美国朝日本投掷两颗原子弹,德国宣布投降后。地点是位于大兴安岭的中苏边境,日本占据伪满洲国,苏联参战。)

(吴世勋:外祖母是日本人的日俄混血。陆军少校,二十二岁。首战胜利后着急赶回大本营。

黄子韬:中国人,二十三岁,跟随苏军的军医,家庭条件极好,在苏留学后不顾家庭反对毅然参军。)

(注:T-26坦克是苏军的一种轻型坦克,适合山地作战。)

(这篇文真的很费脑…)

下面放文:

他穿着白色的医生大褂,并没有扣好,而是微微敞开着,胸前口袋别着上次生日时他送的那支派克钢笔。

医生制服里面是一件白衬衫,扎在西裤里,黑色的西裤包裹着一双笔直修长的腿,劲瘦的腰上系着一根皮带。脚上踏着一双意大利空运来的手工定制小牛皮皮鞋。

头发全部向后梳,露出光洁的额头和那两道形状美好的远山眉。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框的圆眼镜。遮住了那双无时无刻不在引人犯罪的眼睛。蜜色的皮肤看上去十分细腻,淡粉色的小猫唇唇角微微上翘,看上去它的主人心情应该还不错。

听诊器还挂在脖子上,说明刚刚是在看伤员。

他知道他一直热爱他的工作,能丢下工作出来接他,说明他比工作重要。虽然这么想很幼稚,但他还是从心底感到一丝开心。

“穿的这么漂亮,你简直像是来参加晚宴的!我的黄少爷,只可惜这里是战场,不然我真想和你一起跳支舞。”吴世勋笑着露出一口细白的牙齿,从马上翻身下来。

他在前线刚一得到日本兵撤回二号防线以南的消息就借了战马,快马加鞭的赶回了营地——他想见他。

“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我还以为要到下周一才回来呢。”

吴世勋摘下军帽嬉皮笑脸到:“日本人太不耐打了,我们都还没出动T-26坦克部队他们就躲回二号防线了,其实我们才出动了一个摩托化步兵营而已。大兴安岭确实是道天险,坦克部队要绕一大圈才开的进松嫩平原。以前他们胆子可没那么小,估计是美国佬两颗原子弹给他们丢怕了,哈哈哈。”

黄子韬轻哼了一声:“吴少校,你可别忘了,你也有四分之一的日本血统,瞎得意什么劲儿。”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