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相机和自行车(苏雷傻白甜)第三、四话

第三话

最后金钟仁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把黄子韬扶回学校,然后又被支使着回来把车推回去的。

朴灿烈知道后恨铁不成钢的敲打着金钟仁的脑袋:“你是弱智吗,你不知道直接骑车走掉吗!别人才第一次见面喊你干啥就干啥,我拜托你帮我倒杯水就跟请神仙一样难!你你你…!你重色轻友!”

强烈的不满让他口不择言,结果“重色轻友”却真的一语成谶,而且就发生在不久的将来,而我们的朴灿烈小朋友也即将会遭受更加让他不满的事。

“这能怪我吗!”金钟仁趴在课桌上挥开了朴灿烈招人嫌的手有点委屈,“他一开口我感觉我都想不起来自己姓啥了!”

现在回想他觉得当时自己就跟被催眠了一样,黄子韬说啥就是啥,他喊干嘛自己就马上屁颠颠的赶去完成,好像生怕被别人抢先干了一样。到了医务室做了简单的处理,领了点药。当医生说不算严重,只要三天就能好的差不多时,自己居然大大的松了口气,而松了口气的原因不是不用负什么责任,而是因为他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真是太好了。后来黄子韬喊他坐下来让校医看看伤口时,一脸傻笑的金钟仁心中忽然有一种他不知名的冲动。

——其实这种冲动是有名字的,这种冲动的名字叫:想摇尾巴的冲动。

总之,总结起来金钟仁就是觉得今天的自己跟中邪了一样。

还有就是,黄子韬长得真好看,黄子韬的声音真好听。

第四话

差不多一个星期后高二二班迎来了自开学以来最热闹的一天。

前门后门,左右两侧窗台全部挤满了叽叽喳喳脸上有着谜之红晕的女生。

不用说一定是黄子韬来了。

黄子韬是午休时候来的,朴灿烈出去打球了,金钟仁正趴在桌上睡觉。

被推醒的金钟仁在看清是谁在推自己后起床气全部消失,一张脸蛋开始抑制不住的微笑。

“子韬,你有什么事吗?”金钟仁满脸堆笑,丝毫不觉得自己对对方的称呼有些唐突了。

黄子韬在听见对方那声子韬后明显的愣了几秒,然后和以前一样用软糯的声音淡淡的说道:“上次谢谢你,我可以给你签照片。”

听到前半句金钟仁感觉自己心都要开花了,可听到后半句时,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有点小小的失落。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