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共处 7-9(我桃)

SEVEN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一号
昨晚的场面有些血腥,我缓了半个晚上才浑浑噩噩的入睡,结果做了一个噩梦,导致后半夜又没睡着。
梦的具体内容我已经记不起来了,只依稀记得跟黄子韬有关。
言归正传,我一定要把昨晚的场景好好记录下来。
昨天晚上,我用家里最锋利的刀在火上燎了燎。
黄子韬乖乖的脱了上衣趴在床上,一副任人宰割的可怜样,我当时真的是纠结万分,不忍下手,我甚至开始后悔——我应该带他去医院。】

写到这我忽然写不下去了。
我脑子里的画面满是挣扎蠕动着的蛆,混着黄子韬低低的压抑着的哭声。
看他难过我当时心也心疼的痛成一团,眼泪止不住的掉,仿佛那刀子是在我身上割划。

【我没办法写出来。】

我在日记本上如实写到。

【黄子韬一开始是疼的哭出来了,而后声音愈来愈小,后来已经微弱到几乎听不见。
快结束时他大概已经昏过去,只剩下本能的呜咽声。
幸好血很快就止住了,不然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电视上在放着今天的新闻,说是我们学校有学生失联,疑似失踪。
多半是被拐走了。
真是太乱了,现在的社会真是每个人都值得小心防备。改天我要好好和黄子韬好好谈一谈,毕竟失去记忆的他就像小孩一样单纯。我真怕他被人带走。】

我想了想觉得没什么要补充的了,于是默默合上了日记本。
现在是晚上时间九点二十五分,黄子韬今天一天都没什么精神,大部分时间在睡觉,还时不时的皱下眉,显然他睡得并不安稳。
楼道里的臭味被香水掩盖得差不多了,但家里还是臭得叫人头疼,我倒无所谓,但我不想让黄子韬住在这种坏境下。

EIGHT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二号
伤口并没有好转的征兆——更多的蛆,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水泡。
更令我烦躁的是腿部甚至也开始出现溃烂。
我明明够小心了,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怪病。】

写到这我不由焦躁的抠了抠头,黄子韬的病真是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已经朝着我无法掌控的地步开始发展了。
真的要带他去医院了。

NINE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
我又陆陆续续帮他割过几次,大腿已经惨不忍睹,背部就更别提了,连我都不忍心再看一眼。
更令我惊慌的事是居然肚子上也开始有蛆冒出来了。
我又一次提出了带他去医院。
他还是非常不同意,甚至流着泪,哀求我,嘴里不停的说:“不要带我出门,这样你会有危险,留在家里陪我好吗,这样我才能安心。我们不要去医院好不好,我不会死的,求你了,不要去,好不好。”
但我这次没有依着他。
如果再继续拖延的话等待他的也许是死亡,我怎么可能让他死!!!我怎么允许他离开我身边!!!
可虽然我知道不能再等了,但我心里的却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不要去医院。
真怪。】

我抱着他犹犹豫豫的出了门。
明明家的不远处就有医院,但我却迟迟不肯迈出第一步。
因为冥冥之中,我能感觉到——我就要失去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了。
——这件东西不是别的,如果我的感觉没错的话——
就是黄子韬。
也许黄子韬的话是对的,也许他也感受到了。
但为了让他更好的活下去,这个决定我无论如何都要执行。
我亲了亲他,慢慢走下楼梯,走出楼门,走向医院——
那时的我并不知道,这,走向我们真正的分别。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