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共处 10-12(我桃)


TEN
我抱着怀里的黄子韬急匆匆的冲回家,使劲砸上门。用背狠狠地抵住,生怕有什么会闯进入家里。
也许只有家里才是安全的。
我大口大口喘着气,刚才极速的奔跑让我大脑有些缺氧。
但我忘不了。
刚刚发生的简直如同在做噩梦一样。
画面如幻灯片一帧帧的在我脑中闪动回放——
医生惊恐的脸,护士的尖叫,路人的避之不及。
世界一下子就失去了颜色和声音。
当时我只觉得大脑一阵轰鸣,然后拔腿就抱起黄子韬往家跑。
我心里只剩一个声音:快点,再不跑就要来不及了。

我泄气的顺着门滑坐下去,慢慢把头埋在了黄子韬的脖颈间。
“我说过的,”被我紧紧搂住黄子韬忽然莫名其妙的开口了,“我说过的,不要出门,不要带我去医院。”
“我以为不去医院你会死掉,我怕失去你。”我声音闷闷的答道。
其实我都知道,我都已经想起来了——
漆黑的夜晚,高高的楼顶,黄色的路灯,你,和我。
我抬起头来,用留恋的目光仔细打量着他,他也温和地注视着我,琥珀色的眼仁仿佛用蜜浸润过。
“可我忘了,”我带着不舍与决绝,念出了最后的咒语,“你已经死了。”

不知道你会不会不舍。
但没办法,我已经快记不起你的样子了。

“是我…杀了你。”

ELEVEN
巫婆的咒语可以把世界上最美丽的小公主变成野鸭。
你比世界上最美的小公主还要美丽。
于是我把你变得连野鸭都不如。
如果你能看见自己现在的模样,会怪我吗?

全身肿胀,以前光滑又细腻的麦色皮肤被水泡的发胀,呈现出死灰色,一团一团深浅不一的褐色尸斑顺着脚踝往上延伸,像是肉鳞片。
腐烂后体内组织消融剩下的尸水顺着深可见骨伤口滴滴答答的四处流,沾在我的衣服裤子上,散发出尸体本有的恶臭。
布满血丝的眼睛因为体内气压太大所以向外鼓出,以前温柔又多情的琥珀色眼瞳早已失去了光芒,是剩下一片寂静的能把人逼疯的死黑,以及——密布在眼角的白色虫卵。

我看着肥腻的蛆从他体内钻出又钻进,全然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乐园。
我甚至隐隐约约听见它们刺耳的欢笑。
我大概疯了,我居然会觉得虫子在笑。

不,我想我早就疯了,我居然同这样一具尸体共处了近半个月。
我曾亲吻过他浮肿青紫色的嘴唇,也曾用舌头掠过他每一寸布满蛆和虫卵的口腔。可这些行为让我感到的只有满足,而没有半点恶心。

特别是但我看见他手指上套着的那枚戒指,我无法忽视那瞬间灌满心灵的满足感。
金色的底子,细小的水钻。
依旧那么精致,那么适合你。
当时手指已经肿到戒指只能套到一半,但这没关系啊…
我说过的,当你带上它的那一刻,你将永远都属于我。

TWELVE
我慢慢抱起黄子韬的尸体像卧室走去。
我轻轻把他放在床上,然后跟着躺在旁边。
蛆掉了一地,白色的虫子在地砖上蜷缩蠕动着。
但我已经懒得管了。

从大一开始的我想,从大一开始的,我开始喜欢他。
喜欢他明艳如四月春光般的笑容,喜欢他白杨树般挺拔的身姿,喜欢他说话时特有的节奏,喜欢他出神时微微张开的嘴唇上明显的唇珠,喜欢他上挑的眼睛看人时的无意识的脉脉含情。
他的一切,他的万种风情,我没有不喜欢的。
他像我生命中突如其来的光束,明亮,又猝不及防。
凡人依赖光给予的温暖,尽管长久的注视会灼瞎眼睛,但还是想要紧紧攥着不愿放手。可光的脚步太快了,凡人根本无法跟上。
既然自己无法跟随,那能不能让他停下呢。
于是我开始贪婪,我多么想他永远在我身边,只对我一个人露出那些美好。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三号,我约他晚上八点到学校旁边的工地。
那有一栋孤零零的烂尾楼,这座烂尾楼是这周围最高的建筑,也是大学生找到的不可多得的浪漫约会圣地。
楼顶因为经常会有学生去,所以被打扫的很干净。
在这里,如果晚上天气晴没有雾的话可以看见城市的边缘。
整座城市都灯火通明的,路灯散着暖暖的黄色光晕,汽车川流不息。
近处楼房可以看见楼道的灯忽明忽暗,远处高楼楼顶有红色的小灯一闪一闪。
这一切都那么平静美好,仿佛预示着这注定会是个甜蜜的夜晚。
我听见有脚步声响起。
他来了,我心想。
当他推开虚掩着的门,探头探脑的望过来时,空气好像都开始变得清新甜蜜起来。

也许是人会本能的忘掉一些不愉快的记忆,很多细节我好像记不清楚了。
想到这我不由烦躁的揉了揉头发。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