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共处 13-15(我桃)完结篇


THIRTEEN
那天晚上我们发生的一切的源头——是我不切实际妄想的告白。

“同性恋?”黄子韬皱着漂亮眉头上下打量着我,像是第一天才认识我,不,他的确是第一次认识我,第一次认识现在这个站在他面前扒掉一切伪装的我。
我期待着你给的答案,又畏惧着最终的结果。
“变态吧你。”他嗤笑道。
那时他高高在上充满鄙夷的眼神真是叫人惊艳又难忘,这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露出这种表情。

我曾以为我了解他,以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但直到那时我才发现自己错得离谱。
真神奇,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这种人,就算他将你伤害的心如死灰,你也不忍心回击丝毫。
那么我又是为什么要把他推下去呢?我明明不忍伤他。

“既然这样,”我声音有些涩,“那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吗。”

即使我现在躺在床上,我依旧能听见那是我语气中浓浓的哀求。

“我想,”他笑容有些发冷,“你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这样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哦…我想我明白了,他以为我实在担心他把我是个同性恋的消息泄露出去。
我知道,他没有明白我对他的爱。
但这不是他用来要挟我的理由。
他把我当成什么了…

然后记忆又开始变得混乱,我只记得几个画面。

他惊恐睁大的眼睛,然后被黑暗吞噬。
他坠楼了,背部着地。

FOURTEEN
当我跑下去时他早已没了呼吸。
后来我产生了幻觉,我把他的尸体带回家,装作他还活着。

黄子韬会说的那些话都是我的潜意识,所以黄子韬会拒绝上医院,拒绝出门。
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又有点可怜。
自导自演了那么久,不过是为了一个不爱你看不起你的男人。
我一直在欺骗和折磨着自己。既陷在幻觉中,又活在真实里。
我明明潜意识知道他死了,但我却不愿意承认。
因为承认的那一刻,也是走出幻想的那一刻。
再也没有任何事物能庇护我了。

你不会明白庇护对我的重要性——
亲手害死自己深爱之人的罪恶感——那是种萦绕在你周身挥之不去的梦魇。
像是挂在你脖子上的绳索,你要无时无刻的不注意着它,因为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收紧。
痛苦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悬挂在我的头顶。

我总是半夜被惊醒,梦的内容太过骇人,懦弱的我不敢回忆一丝一毫。
我每天都认真帮他清理尸体,我在骗我自己,我骗自己他还活着。
我见证他的尸体开始腐烂发臭长蛆,从以前精致的睡美人变成现在的面目全非。
可我还是爱着他,我对他的执着不减丝毫。
当我将戒指捋上他浮肿的手指时,那种填满胸腔的病态满足感令我无法忽视。

我亲眼看见他从高高的楼顶坠下去,那一瞬间他惊恐的表情像是照片一样定格在我脑中。
我有机会救他的,但我并没有伸出入手,我无法想象当时的我是以一种多么淡漠的表情看着他下坠,落地,然后死亡。
在我撞向他的那一霎那,我都怀疑这不是真实的我。
真实的我也许早已死在了他那个轻蔑的拒绝眼神之中,又在他死亡后产生臆想的那一刻复活。
但不论如何,他,已经死了。
他沉眠于永不醒来的梦中,他再也不会睁开眼睛,他再也不会说话,他再也不会微笑。
他再也不会,他永远也不会。
是我,是我害死了他。

FIFTEEN
巨大的敲门声响起。
来了,那些妄图将他带离我身边的人来了。
他们有什么资格将你从身边夺走呢。
当你带上戒指的那一瞬间,你就永远的属于我了,永远不会离开我身边。
复杂的情绪掩盖了我,我知道一旦他们将门撞开你势必会被夺走。
该怎么办?我们之间隔着生死,该怎样才能让你永远属于我…

天色开始变暗,蓝色的玻璃愈发显得家里冷清。
冷气环绕着我,而我竟可怜的想将你捂热。
若是把自己比喻成在黑暗中行走的人,那你就是我手心消逝的光线,我连自保之力都没有,却妄想拯救你。
该怎么办?

我的目光开始向窗外凝聚。
死亡将我们永远分开,那大概也只有死亡才能使我们永不分离。
我多想与你一同沉睡于十万米的深海下。
那里寂静无人惊扰,不会有人像现在一样没有礼貌的撞门。
强大的水压会压烂我们的身体,那时我们的血肉将真正的结合在一起,永不分离。
不过现在是没可能了。
真遗憾,但没关系。

我推开了窗户,底下没有什么人。
撞门声没有停息,隐约还能听见“一二一二”的呼喊声。
我搂紧了怀里的黄子韬。
尸体早就开始软化腐烂了,臭味让一般人无法忍受,尸体中溢出的液体还顺着我的手臂滴滴答答的流,这些都没什么关系。
你在我眼中永远都是那个明艳到不可方物的少年。
我爱惜你如同爱惜自己的眼睛。

我俯身最后一次亲吻他的嘴唇。
慢慢深入。
我能感觉到口腔中有蛆在涌动,可我丝毫不觉得恶心。

就要对这个我活了二十一年却毫不眷恋的世界说再见了。

我抱着他纵身一跃。

下坠的一瞬间,本来在我胸腔中翻腾着快要把我逼疯的种种感情忽的都归于死寂。
只剩下一份能把我燃烧殆尽的浓烈爱意。

是啊,我对他最最真挚的感情就是这连我自己都无法承受的爱意了。

从我跳下去的这一刻起,黄子韬真真正正的属于我了,没有人能再把真正他从真正的我身边夺走。

既然无法再看见光线,
那么眼睛也变得毫无意义。

在黑暗中行走的人,
终于在这一刻戳瞎了自己的双眼。

-----------------------------------------------------------------------------------------END--------------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