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似是而非(灿开桃)ONE

梗概:是一个发生在日本的【因为好像只有在日本黑帮才是合法的啊】、讲述黑帮老大和当红炸子鸡的、兄弟乱伦的、(希望是个)虐心虐肺的、绝对不可能(不)狗血的、(也许)可以完结的、(我尽量写成)现代中长篇故事。
【预警:本文里受红的没边儿,攻权势大的掉底儿ˊ_>ˋ如果吃不下这种玛丽苏…我还是会逼你吃的(才怪)】

ONE
此刻的东京巨蛋在众人眼中都变成了海蓝色,狂热的粉丝整齐划一的高呼着黄子韬的名字,像是事先排练过,震撼人心的热情一浪高过一浪。
再过几分钟演唱会就要开场了,后台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生怕出半点问题影响这位亚洲巨星演唱会的正常运行。
黄子韬一个人坐在化妆镜前,含着颗润喉糖,支着下巴,坐在高椅上晃着腿从镜子里看着忙碌的工作人员来来往往。
蓝色的美瞳戴了太久,粘在了眼球上有些发干,但为了眼妆的完美,他只是使劲眨了眨眼睛。
他感受着场内粉丝的热情不由得勾了勾嘴角,眼中泛起丝丝的笑意。

几分钟后黄子韬吊着威亚从天而降,大屏幕上显出他神赐的脸。这次的回归新歌曲风都偏空灵,所以造型师特意将他的头发染成了白色,还加了不少银粉和碎钻。
海蓝色的美瞳和夸张的银色眼妆,眼线故意将眼尾拉长上挑。本想塑造成干净透彻的精灵,但这样打扮之后的黄子韬反而清纯的更显媚意。

作为有过巡回经历的明星,黄子韬如往常一般完美控场。
演唱会结束已经是五月二号的凌晨,他戴上鸭舌帽和口罩独自从后台的出口出来,按着短信的指示走到了一辆隐在阴影中的黑色跑车旁,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生日快乐。”车内人的声线低沉微冷。
黄子韬并没有回答他,只是自顾自的低头打开了ins。
漂亮的手指按在在屏幕上上下滑动。车里一片黑暗,莹莹的白光打在脸上,巨大的反差让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可以清楚的看见少年纤长的睫毛和额头上细小的白色茸毛。
“怎么,难道是因为长大了,所以哥哥说话都可以不理了吗。”男人语气依旧平平,似乎并没有为黄子韬的无礼感到愤怒,“见到长辈居然连帽子口罩都不摘下来,没想到当明星不但没教会你什么是尊重,反而养了一身嚣张的坏脾气。”
黄子韬突然嗤笑了一声:“没想到现在什么人都敢自称长辈了呢。”
男人微微皱了皱眉,显然对这种反应不是很满意。
“而且…”黄子韬突然抬起头来,直直的望向对方,“如果可以,我真想离你这种禽兽越远越好。”
男人与那双美丽异常却饱含愤怒的眼睛对视,然后在黄子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扯下了口罩狠狠地吻了上去。
男人一只手捏住了黄子韬的下巴迫使对方把嘴巴张开,另一只手擒住了黄子韬双手拉过头顶,亲的肆无忌惮。
黄子韬还没反应过来只是愣愣地睁大了眼睛,当他感觉到男人软腻的舌头伸进了他的口腔,一股浓浓的恶心劲直冲喉咙口。
他在心里骂了一声操你妈朴灿烈然后疯了般挣扎起来,直接抬脚想要踹开男人,无奈跑车空间狭小,挣扎除了弄掉了他的帽子以外没有一点多余的效果。
男人亲够了便慢慢离开了黄子韬的嘴唇。黄子韬的帽子在挣扎中被弄掉了,手机也掉到了一边,光线刚好打在他的脸上。
他的一头银发暴露在空气中,发丝间的碎钻在微弱的屏幕的荧光下折射出一晃而过如闪电般耀眼的星光,朴灿烈不由的伸出手去拨弄。
双手还被按着,黄子韬只能挪动脑袋避开朴灿烈的触碰。
黄子韬冷笑道:“我他妈就从来就没碰上过对弟弟做这种事情的哥哥,人渣。”
“别说脏话。”刚刚美妙的嘴唇接触让男人相当愉悦。
“松开我。”黄子韬向他低吼道。
朴灿烈轻轻松开了黄子韬下巴,却没有松开黄子韬的双手。
男人退开了些距离,仔细的打量着被他压制住的少年。银色头发上的碎钻和眼尾用来点缀的金属亮片让副驾驶座上的少年像是将整个星空都用来装扮自己的任性仙子,手机的荧光泄在脸上为他的面容镀上了一层白光,显得朦朦胧胧的似乎马上就会消失。
少年微微喘息,用自以为恶狠狠的眼神瞪着他,脸上写满了羞耻与不甘。
朴灿烈忍不住再一次凑过去,黄子韬吓了一跳然后紧紧的抿住了嘴唇。
朴灿烈轻笑了一声,然后把手滑进了黄子韬的衣服里。
“我操你妈!我操!神经病啊你!变态!”感受到那只不断揉捏着自己腰部的手黄子韬目眦欲裂,挣扎的幅度又变大了起来。
朴灿烈来了兴趣,脸上带了些微笑:“想让我松手也简单。你说说看,我是谁?”
“你有毛病啊!”黄子韬皱眉到。
然后衣服里的那只手往上挪了挪。
“朴灿烈!”黄子韬惊叫道。
“很好,那我和你是什么关系呢?”
“…”黄子韬沉默着想蒙混过关。
但当衣服里的手又开始往胸前挪动时黄子韬慌了:“哥!行了吧!你是我哥!”
朴灿烈满意的点了点头,亲了亲黄子韬的眼睛,带着笑意松开了黄子韬并为他系上安全带:“下次别带美瞳了,伤眼睛。”
我操你妈!黄子韬在心中把朴灿烈骂了千遍万遍然后捡起了手机心中默默发誓绝不再坐朴灿烈的车。

评论(1)

热度(24)

  1. 韩艺妍桃山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