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似是而非(灿开桃)THREE

【本章前言:可以猜猜看,小环到底是干什么用的^_^猜对…有赏?】

通过花园走进正厅,父亲正坐在长桌最后的主席椅上双手叠交,眼含笑意。
“成人快乐,最近很忙吧,小韬。”
黄子韬拉开了父亲身边的椅子,坐下去亲昵的搂住了父亲的脖子:“礼物有吗?”
朴灿烈坐在了黄子韬对面,喊了声父亲。
对于朴社长来说,两个儿子都是他的心头宝,大儿子是他的骄傲,年纪轻轻却手腕强硬,而且有极强的领导才能。二子黄子韬虽没被冠上朴姓也没有公开身份,但他真的是把黄子韬捧在手心里来养,他对黄子韬没有什么要求,只求他安康长大。
如今看着两人相处时气氛融洽,他也不由暗自欣慰。
“哥哥给你礼物了吗?”朴社长笑到。
黄子韬有些尴尬的一愣,然后装出一副的很期待的样子望向朴灿烈:“还没有呢!”
看着黄子韬一副憋火的样子朴灿烈不由轻轻一笑,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推给黄子韬:“这个礼物挺私人的,回房间再拆吧。”

父亲送了他一辆zenvo作为十八岁的成人礼,和父亲道过晚安后他拎着钥匙上了楼,在朴灿烈房间的门口停住了。
黄子韬准备把礼物还给朴灿烈,但刚刚朴灿烈被父亲叫去书房谈事,不在房间。
朴氏明面上主要涉足房地产和娱乐业,暗底下是军火走私和贩毒,父亲并没有让他插足的打算,而且他对这种事也毫无兴趣,所以道过晚安就直接准备回房睡觉了。
等了一会都没有半点动静,估计朴灿烈一时半会还回不来。黄子韬拿着小盒子左右看了看,虽然他现在很恶心朴灿烈,但心里却还是忍不住升起丝丝的好奇——朴灿烈会送什么给他呢?
但如果拆开的话也许会被看出来…黄子韬纠结的挠了挠头。
哎管他的,黄子韬没有再多想,打开了搭扣。
盒子里面铺着黑色的法兰绒布,中间是一枚小小的银色金属环。黄子韬把金属环拿出来,发现环上有一个小球,似乎是可以把金属环打开的。
“…”黄子韬捏着小环半晌无语,这是用来干嘛的啊?
说是戒指但直径不到一厘米,连小指都会戴到一半就卡住。小球可以扣开…但似乎并没什么用。也许是耳环?但对于耳环来说的话小环粗了些,耳洞根本不可能穿的过去。
黄子韬左看右看,除了发现小环内测有朴灿烈名字的缩写以外没有其他收获。
他觉得自己再怎么琢磨也不会有结果,干脆直接照了下来,准备问问经纪人。
手机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嚓声之后身后有人低低的笑了起来。
黄子韬猛地回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朴灿烈已经站在了自己背后。
黄子韬手忙脚乱的将小环塞回盒子里,然后往朴灿烈身上一扔,转身就准备走。
朴灿烈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带着笑意道:“你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吗?”
黄子韬不由脸上一红:“我管你是什么!反正我不收!”
朴灿烈把正在炸毛的小猫拉进怀里顺了顺毛叹了口气:“本来也没打算现在就给你戴,既然你也不愿意收那就由我先保管着吧。不过总会有一天会用上的。”
黄子韬咬了一口朴灿烈,对方吃痛手上力气稍微小了些,趁着这个间隙,黄子韬卯足了劲推开朴灿烈冲回了自己房间。
朴灿烈看着黄子韬飞速冲回房间,打开了手中的小盒子。银色的金属小环制作的非常精美,仔细看可以发现,不仅内侧有朴灿烈名字的缩写,在外沿还有一圈极细的金色点缀。小金属球的正中镶有一颗小小的碎钻。朴灿烈将小环摊在掌心欣赏了一番,意味不明的朝着黄子韬房间的方向笑了笑,原本干净透彻的黑眸里再找不到半点温柔,像是两口深不见底的井,冷到了骨子里。

“总有一天…”朴灿烈在心中默默念道,“总有一天,我会亲手给你你把它戴上。”

评论(6)

热度(21)

  1. 韩艺妍桃山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