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似是而非(灿开桃)FOUR

床头的手机响了又响,黄子韬不耐烦的翻了个身,拿过手机打开了免提。
“你终于肯接了!”
“…”
“说话!说话!”
“…”
“喂…!?人呢!我靠!”
“…我太困了…我需要休息…”
“…”电话那头的声音顿了顿,“那我来找你好了。”
黄子韬扯了扯被子,翻个身,背对着手机懒得开口。

再一次睁开眼已近中午,自己还睡在床上,裹着被子,但却被一个家伙从背后搂在怀里。
朴灿烈!?黄子韬脑子一下就清醒了,整个人汗毛都竖了起来。
身后人发出轻轻的鼾声,想来是已经睡了好一会。
黄子韬一动不敢动,生怕朴灿烈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就在黄子韬绷直了身体准备一脚把对方踹下床时,那人动了。
他迷迷糊糊的蹭了蹭黄子韬的后颈,然后砸了砸嘴,哼了一声,把黄子韬又搂紧了一点。
黄子韬忽然松了口气——不是朴灿烈!是…
“金钟仁!我操你大爷!”黄子韬一脚蹬在金钟仁肚子上把他踹到了床底下。
金钟仁只觉得肚子剧痛,一阵天旋地转他就躺到了地上。他朦朦胧胧的睁开眼,一张放大几倍的俊脸凑在面前。
“…韬?”金钟仁迷迷糊糊的喊了一声,然后踉踉跄跄的翻身上床,一把搂过黄子韬又继续闭上了眼睛。

黄子韬真的是懵了,他把金钟仁踹下了床,结果对方居然又抱住了他,而且是面对面的相拥姿态!
太特么暧昧了!黄子韬脸涨得通红,刚想发脾气,却听金钟仁喃喃的说道:“生日快乐…再睡一会吧…”
黄子韬微微一怔,心中泛起些感动。算了,抱就抱吧,反正都是男的抱抱也不会少块肉。

两人在床上混了半个下午,三点过才有起床的打算。
“我们去哪玩?”
“随你便…”
“你过生日,你说吧。”
“…”黄子韬给了金钟仁一拳,“你这明明就是懒得想!”
“我们可以去吃点东西。”金钟仁想了想,“我知道有一家很不错的馆子。”
黄子韬点了点头:“等我洗个澡。”
然后毫不顾忌的就把上衣脱下来丢到了地上,一起扔到地上的还有长裤。
“…流氓!”金钟仁憋了半天,憋出两个字。
黄子韬懒得理他,径直走进了浴室。
门没有关严,氤氲的雾气从门缝渗出,混合着蔷薇沐浴露的香气。房间里没有一点声音,所以哗哗的水声显得格外明显,像是在撩拨着金钟仁往里面看一眼。
金钟仁咽了咽口水,硬是坐在床上玩手机,难熬的几分钟后,黄子韬裹了一条浴巾从浴室出来:“阿仁,帮我吹下头发吧。”
黄子韬身材偏瘦,但有流畅的肌肉线条。金钟仁把衣服丢给半裸的黄子韬:“为什么不穿衣服啊,se#qing#狂!”

金钟仁举着吹风机,揉着黄子韬的头发:“怎么染了个银色?”
“造型师说这样好看。”黄子韬打了个呵欠,“我穿什么好呢?”
“…都随你挑,下次别染头发了,对头发不好。”
“哎知道了知道了。”黄子韬不耐烦的甩了甩脑袋,然后起身去了衣帽间。

两人磨磨蹭蹭的出了门,因为金钟仁懒得开车,所以黄子韬戴了帽子和口罩。当两人慢慢腾腾的走到店里时已经六点过了,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来点了几个菜。
“韬,最近可能…”金钟仁欲言又止。
“嗯?”黄子韬包着满嘴的菜。
“最近可能要变天了。”
“没事,我会注意加衣服的。”
“不是的,”金钟仁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小子怎么这么傻呢,“我是说,注意安全。最近几家都蠢蠢欲动的,可能会联合起来扳倒朴氏。”
“为什么啊?”
“朴氏在军火和毒品占的比重太大了,不给别家留活路啊。”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我是怕有人劫持你当人质!”
“我可是公众人物…”
“算了…你他妈还是继续吃饭吧。”金钟仁烦躁的结束了对话,叮嘱黄子韬这种心大的家伙真是累的不得了。

金钟仁和黄子韬两人是在一个聚会上认识的,一见如故。他跟黄子韬同年,但要小上几个月。两人臭味相投,经常厮混在一起,典型的酒肉朋友。
金钟仁的父亲是金氏株式会社社长的弟弟,现任社长膝下无子,所以金氏的下一任社长早就内定是金钟仁。
金氏和朴氏是世交,两家从几代人之前就已经确立联手关系,从不知名的小帮派互相扶持慢慢坐大,直到今天。那次聚会本来是想让金钟仁和朴灿烈结识,结果意想不到居然和朴灿烈的弟弟黄子韬成为了好朋友。
而且更让人无奈的是朴灿烈一直不太喜欢金钟仁,他总觉得金钟仁接近黄子韬的动机不单纯,一见到金钟仁就有说不出的敌意。



其实我是一个相当无趣的博主(捂脸哭)我就想把自己码的字给大家看。我也不太会互动,有的时候看到大家留言的表扬和鼓励支持我真的很开心,但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傻乐着傻乐着就错过了最佳回复时机…我也很想让大家多留言,可又有点不好意思跟大家说…(抹眼泪)

前几章朴爸爸没死之前要交代人物关系所以可能略无聊…

总之看我的文真的万分感谢比心…(不知道说什么好)

评论(3)

热度(17)

  1. 韩艺妍桃山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