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似是而非(灿开桃)EIGHT

头发被染成了黑色,助理给黄子韬补了补妆,让黄子韬看上去精神更好一些。
《暗生》是今年的深奥(斯卡)预备片,从导演到制作组都十分优异。所以角色的竞争相比于其他片子难度更大。而川下槐信这个角色又是本部电影的热门人物,竞争者甚至多过了桑河,其中不乏一些早就戏名远扬的前辈。
所有试镜的人都暗暗的在互相打量着对方,判断着对手的实力。几个影帝提名者和演过舞台剧的男星被暗暗定为热门候选者——显然,并没有多少人把黄子韬视为劲敌。
黄子韬虽然红遍了亚洲,但竞争力在一群前辈里并不高甚至算低。一个是因为他红是靠歌,二是他还很年轻,也就刚满十八岁而已。拿着自己薄薄地资历表坐在侯场区黄子韬心中有些发虚。
进去了几个但没一会又全部一脸不甘的走了出来,看上去没有一个让导演满意,侯场区气氛渐渐变得有些压抑。空调声音似乎猛的变大了,黄子韬觉得心里闷的难受,看了看还有十几个才轮到自己,干脆起身走进了洗手间。

黄子韬在卫生间里无聊的转了几圈最终停在了镜子前。这次为了竞争他把头发染成黑色甚至还戴了一副黑色的美瞳。
黄子韬打量着镜子里的少年不满的皱起了眉头——他原本的眼睛是绿色的,像是两块透亮的翡翠,颜色的深浅随着光线的强弱发生变化——阳光下是青翠透明的绿松石绿,暗处又是另一种阴沉的墨绿。
这副黑色的美瞳——把他的眼睛糊住了。他的所有神情都掩在了美瞳之后,不管是生气也好开心也好,这幅美瞳都是一派死气沉沉的样子…
黄子韬犹豫了一下,把美瞳摘了出来。
虽然绿眼睛不符合川下槐信的人设,但至少能给人以美的震撼,让自己稍稍增加一些胜率。

很快就轮到他了,黄子韬深深吸了一口气打开门走了进去。
导演组坐成一排,显出有些不耐烦和焦急的神色,前十几个试镜的不乏实力派,但可惜的是没有一个演出了他们想要的川下槐信。其实说实话,他们自己也不清楚心中的川下槐信到底是什么样的,只能隐隐抓住一个影子——他们在期待一个奇迹,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川下槐信扮演者。
与其他试镜者没有什么不同,黄子韬先对导演组鞠了一个躬,然后站到道具树下。
冷静,放松…黄子韬做了个深呼吸,然后进入了状态。

樱花树下的少年柔弱又忧郁,翡翠般的眼眸带着些迷茫。
导演组呼吸一窒,整个房间仿佛都被年轻人哀伤的气场填满了。
“少主!出事了!桑河君…桑河君他!”仆人慌慌张张的冲进小院,打破了宁静的气氛。
“怎么了?!桑河他怎么了?”少年猛地回头,握住了仆人的肩膀,眼中泛起焦躁的神色,让所有人都受着感染。
“桑河君…他,他被丢出了渡部家,眼睛还被划瞎了!”饰演仆人的工作人员被黄子韬的逼真的情绪所感染,说话不由的打了个愣。
黄子韬甩开对方,大步流星的往外走,甚至中途身形踉跄了一下。他的表情非常到位——就像下一秒就要哭了一样。

“卡!”导演助手是最先回过神的,慌慌忙忙叫停。
看着大家的反应,黄子韬心中微微一松——有希望!
其实一开始在黄子韬的认识中,川下槐信应该是一个坚强冷酷的人,可刚刚从卫生间出来时他突然觉得自己解读的不对。
川下槐信应该是个温柔的人,他善良又心软但又不得不把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将自己伪装得冷漠淡然。他讨厌这个封建的社会,但他没有反抗,他默默承受着一切压力,对于爱人不负责任的私奔他用生命做代价——这也算是他的一种自我解脱——一个惹人同情的悲剧英雄。
看到导演满意的眼神他知道自己蒙对了。

评论

热度(21)

  1. 韩艺妍桃山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