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似是而非(灿开桃)NINE

几天之后演员名单公布,黄子韬果然榜上有名。
黄子韬兴冲冲的拿着完整版的台本躺在床上翻看,导演很喜欢他的眼睛,特意让他拍戏时不要带任何美瞳。
整部戏川下槐信的戏份只能排到第三位,但有一场非常有难度,是川下槐信护送两人逃走后负伤回家,自裁前唱了一段《杨贵妃》。这对演员要求较高,如果没有演出感情将会显得非常怪异,不伦不类。

“倦兮倦兮钗为证,天子昔年亲赠;
别记风情,聊抱他,一时隆恩遇;
还钗心事附临邛,三千弱水东,云霞又红;
月影儿早已消融,去路重重;
来路失,回首一场空。”

因为是段中国的歌词所以要求用汉语唱出来。黄子韬说中文没有问题,但发音并不标准,典型的歪果仁发音。
他从网络上找了不少视频一句一句跟着学改口音。

“倦兮倦兮猜…柴…钗为证…腆…天子昔年亲赠…”黄子韬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纠正发音,忽然听到有人敲门。
黄子韬刚打开门门就被大力从外面拉开,朴灿烈跻身而入并快速的反锁住了门。
黄子韬猛地后退了几步,想要拉开两人的距离,却不想依旧被一把搂住,两人一起倒在了床上。
“想哥哥吗?我们快一个星期都没见了。”朴灿烈把黄子韬搂在怀里,温和的揉了揉怀里人的脑袋,“怎么又染头发了。”
“不要你管!”黄子韬拼了命的想挣脱,朴灿烈看起来都没怎么发力就能把他完全压制——真他妈不甘心啊,黄子韬暗自咬牙。
“好好拍《暗生》,要是在《暗生》剧组里表现得好我把你推荐给晋下先生。好好加油,我相信你的能力。”
“谁要你推荐!冒充什么兄友弟恭!你个神经病!变态!”
朴灿烈看着怀里聒噪的弟弟不由有些心烦意乱,他微微的皱起眉,然后狠狠地吻了下去。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种种迹象都表明有人想要给朴氏挖陷阱。他派出去的眼线根本找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似乎所有人都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唯独朴氏被蒙在鼓里——这种感觉真是糟糕极了。
黄子韬是他近日里唯一的安慰,他只想抱着黄子韬,温和的亲亲他。
但一切和他想象的都不太一样,他太高估自己对黄子韬的自控力了。
当两人的嘴唇发生接触时,黄子韬肉肉的唇珠贴上了朴灿烈干燥的嘴唇——触感美好的唇珠是最好的催qing#剂。

黄子韬只觉得窒息的难受,感知力也在急速下降,身体生li#性的有些抽搐。他能感觉到一只温热的手掌伸进了他的睡衣,抚上了他的脊背,一路向下游走,在他的腰窝上打着转,酥酥麻麻的痒意顺着脊柱慢慢攀升至因缺氧而一片空白的大脑。
啊…好舒服…黄子韬感觉自己浑身发软,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朴灿烈松开了黄子韬。黄子韬半睁着眼睛,失神的喘着气,朴灿烈带着笑意的亲了亲他的鼻尖,然后静静的抱了一会,起身离开了。
他还有很多事要做,更重要的是他也不敢保证自己如果继续待下去会不会发生一些伤害到黄子韬的事情。
他没有做到最后一步的打算。cao#黄子韬的想法的确早就有了,他甚至无数次想象着自己的弟弟带着哭腔的叫chuang#声手yin#,但每次见到黄子韬他都告诫自己,他们是兄弟,有血缘关系的兄弟。
他用“血缘关系”这道锁困住了自己——保护着黄子韬并压抑住他自己的一道无法逾越的桎梏。

评论(3)

热度(19)

  1. 韩艺妍桃山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