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似是而非(灿开桃)ELEVEN

金钟仁闭着眼睛,端着枪仔细的感受着风向。
计划既然已经启动就不再有回头的机会,他能做的就是保证计划的成功。
他不能失手,一旦失手就会给朴家反扑的机会。

过段时间会有一批从马六甲海峡偷du#过来的毒品,那批货本将由几个小会社分。
这批货纯度极高,是用从欧洲引进的技术提炼的。随之一起来的,不仅仅是毒品,更重要的是技术。
那时候金家会故意走漏风声,朴家这头鲨鱼闻到腥味必定会上钩。既然关系到更新技术,那么朴氏必然非常看重,所以通常会派出高层亲自出面坐镇。
朴社长为了保密起见多半会派直系亲属,而他目前可派得只有朴灿烈,朴灿烈是他想培养的下任社长不容有失,所以这种冒险的活动估计朴社长会亲自前来。
在几家火拼时,金氏趁乱下手,由金钟仁将其击毙。
作战方案早就刻在了脑子里,金钟仁心中一片平静,扣动了扳机。

此时的朴灿烈靠在沙发上,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发呆。
所有情报都显示一切正常,但他心中空落落的,强烈的不安感最近一直环绕着他。
一定漏掉了什么…
忽然响起的敲门声拉回了他的思绪,女秘书站在门外柔声说道:“朴君,社长请你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嗯,就来。”朴灿烈起身,拿起了身边的西装上衣。

朴氏的总部是这个片区最高的建筑,而社长办公室又在总部的顶楼。站在窗前一眼望去会有种可以看到海边的错觉。

朴灿烈进去时巨大的房间里只有朴社长一人,他背手站在窗边俯瞰着东京。
“你的妈妈非常喜欢这的景色,可惜还没等我坐上社长位置时她就已经不在了。”
朴灿烈站在一边微微垂着头,静静地等待聆听着下文。
“人老了就很容易胡思乱想…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大不如从前。
“我在金家有个线人,如果情报无误,灿烈啊,我们这次可有大收获了。”
朴社长带着笑意转过身:“灿烈,你从小就跟着我,学习能力强,自控力也极高。我一直以你为傲。在同一辈的孩子里,你算是综合能力最强的了。
朴氏社长这个位置可以说非你莫属,你的叔侄对此也不会有什么异议——前提是我在世。”
“父亲…”朴灿烈觉得父亲这话说的有些怪异,不由出声打断。
朴社长挥了挥手,示意朴灿烈安静:“这么多年你跟在我身边,该学的也学了,甚至在笼络人心方面你比我还强些,我对你很放心。但我不放心你的弟弟。
小韬没怎么吃过苦,从小被宠惯了,脾气也不好,心软但嘴上不饶人。我没给他冠上朴姓就是为了保护他,让他离朴家的是是非非远一些。要是哪天我不在了,你不仅要独挑朴氏的大梁,更要护着小韬的周全。
金家的那个小子,对你弟弟的感情可不像是一般的兄弟,你要盯紧点。
说这么多,我想你大概也能猜出来一些——我命不久已。前些天我被查出来肝癌晚期,现在的我已经是个将死之人。”
“父亲!”朴灿烈猛地跪了下去,将头重重的磕在地上。
朴社长将朴灿烈扶起来,语气温和:“我怕其他几家知道后会有小动作,所以这件事你不要声张…最近多回来聚一聚吧。”
朴灿烈哽咽的有些说不出话,只是使劲的点了点头。

评论(2)

热度(19)

  1. 韩艺妍桃山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