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似是而非(灿开桃)TWELVE

朴灿烈并没有将父亲的疾病告诉黄子韬,只是叫他每天晚上必须回来吃饭。所以黄子韬对父亲的疾病一无所知,但他依旧心烦不已。困扰他的正是他所仰慕的清水察今。

清水察今出道时年龄较小,黄子韬从年幼时就非常喜欢他。所以当他感觉到前辈似乎挺喜欢他的时候是非常开心的。

演技也好,唱歌技巧也罢,前辈的各方面都值得他去学习。所以当前辈提出让黄子韬常呆在他身边时,黄子韬不由激动的给了前辈一个拥抱。

一开始是不错,黄子韬在演技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清水察今甚至都夸赞他有天赋。而且清水察今性格温和,为人谦逊,相处起来让人如沐春风。

可两人相处的时间越长黄子韬越是觉得困惑。清水察今会时不时地做一些非常暧昧的动作,这让他困扰不已,他觉得是自己太敏感想多了,但有时又觉得清水察今的动作是有些亲密过了头。

清水察今在圈内风评非常好,甚至连绯闻都几乎没有,所以黄子韬安慰自己只是自己多虑了,可越来越变本加厉的sao#扰真是让黄子韬烦躁不安。

他一直被保护得很好,不用说qian#规则甚至连xing#sao#扰都没经历过。他也不确定清水察今的这些行为算不算得上,但每每一有这种过分亲密的肢体触碰就会让他尴尬不已。他想要回避,可两人毕竟在同一个剧组,抬头不见低头见,现在他躲也不是见也不是头疼极了。

“你不知道!”黄子韬苦恼的灌了一口威士忌,“那些动作真是让人浑身发毛!”
“清水察今?不会吧,他一直就走的禁欲系路线教育嘛。而且人家哪看得上你?”金钟仁不以为意。
“哎!我就知道跟你说了也是白说!”见金钟仁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黄子韬“咣当”一声把酒杯重重的砸在了桌上,踹了一脚烂醉的金钟仁,转身上了楼。
黄子韬一关上门金钟仁就恢复了清醒的状态。清水察今?金钟仁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骚扰黄子韬这项罪名真是不可饶恕啊,看来需要好好调查调查了。

黄子韬在屋里呆了半晌忽然听见楼下有重物落地的闷响,打开门一看,就看见金钟仁烂醉如泥的躺在地上。
黄子韬头疼的捂住了脸,指挥佣人把他抬到客房里去。

黄子韬洗完澡出来就发现躺在床上一身酒味衣衫不整的金钟仁。本想直接一脚把他踹到地上,但看他睡的一脸安心的的样子又有点于心不忍,所以只是把他往旁边推了推,然后自己也躺了上去。
他的西装外套应该是被佣人脱了,衬衫扣子打开了几颗,头发也有点乱,蓬松的顶在头上。
金钟仁平时皱眉时看着非常严肃,但一放松下来就会变的非常柔和。卧室里昏昏黄黄的灯光打在脸上更是让他整个人看上去都相当温柔。
黄子韬觉得有趣,不由伸出手捏住了对方的鼻子。
睡梦中的金钟仁皱着眉头挣扎了一下,然后乖乖张开了嘴巴,用嘴巴呼气。
哈哈哈,真像只小狗!黄子韬笑嘻嘻地揉了揉金钟仁的头发。
困意渐涌,黄子韬打了个呵欠,按灭了台灯。

不久后,黄子韬呼吸声渐渐平稳。黑暗中,金钟仁睁开了眼睛,他伸手将黄子韬揽到了自己怀里。
熟睡的黄子韬在金钟仁怀里动了动,找了个舒适的睡姿沉沉入梦,温温热热的鼻息就扑在金钟仁的胸口处。
嗅着怀里人的发香,金钟仁蜷起上身,吻上了怀里人的脸庞。
他温柔仔细的舔吻着黄子韬的唇珠,伸手将黄子韬的上衣纽扣一颗颗的解开。接着慢慢摸上了男孩的胸口。
男孩胸前的ru#首因接触到空气而微微挺立起来。金钟仁轻轻的揉捏,然后含住了另一边。
他小心翼翼的尽可能不留一丝痕迹,可他并不担心黄子韬会醒,因为刚刚的酒里被他加了微量的安眠药。
被亵(###)玩的黄子韬有些难耐的挺了挺胸,发出了细微的哼声。
金钟仁喘着气,趴下了黄子韬的睡裤。握住了男孩的阴jing#缓慢的lu#动了起来。
他一边lu#动一边将顶端包在了嘴里,舌头围着马眼打转。
即使是在睡梦中,也让黄子韬不由发出微弱的些许染着欢愉的叫chuang#声。

精ye#被金钟仁尽数吞下,他把黄子韬衣服穿好,撑在旁边默默看着依旧熟睡的黄子韬。
男孩胸膛起伏有些剧烈,显然刚刚受得刺激不小。身上出了些薄汗,散发出特有的山茶花香味。
这种任人揉捏状态下的黄子韬真是迷人极了,金钟仁狠狠的亲了一口黄子韬然后起身去了卫生间帮自己解决。

评论(2)

热度(20)

  1. 韩艺妍桃山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