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似是而非(灿开桃)THREETEEN

转眼几个月过去了,《暗生》的拍摄已进入收尾阶段,还剩下后期制作与宣传炒作。
剧组如往常一样准备开一个庆功会。
“一会只要离席,桌上的酒水绝对不准碰,知道了吗!”经纪人不住的叮嘱到,这种场合的聚会一般经纪人不太适合参加,所以要黄子韬自己保护好自己。
“好好好,智久哥!你都说多少遍了!”黄子韬有些不耐烦的打了个呵欠。
黄子韬穿了身电蓝色的休闲西装,一头银发还没来得及染回去头顶有小撮长出来的金发,像是故意挑染的。他拿着手机把脚翘在椅背上,皮鞋随意的脱在一边。
化妆师帮他做了些皮肤护理,画了个淡妆,整理了一下发型,恰好此时下来了一个领黄子韬上楼的服务生。
“进去千万不要多喝酒,小心qie#听器和针kong#摄像头。”竹内智久还是忍不住悄声和黄子韬多说了几句。
黄子韬点了点头,跟着服务生上了楼。

包厢里五颜六色的闪着镭射灯,各种鬼哭狼嚎的KTV歌曲让气氛慢慢嗨了起来。
黄子韬喝了几杯度数不高的鸡尾酒,悬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些。清水察今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举动,也没几个人来劝他的酒。他酒量不好,不太敢多喝。他中途去过趟洗手间,听经纪人的话,换了杯新的饮料。但他还是觉得头隐隐地发疼,脸颊滚烫像烧了起来。
周围的歌声笑声都渐渐变成了嗡嗡声。
黄子韬觉得眼皮发沉,浑身无力,他不舒服的挪了挪,缩在了沙发的角落里。
发烧了…?前两天因为拍戏淋了场雨,当时就觉得不舒服,该死怎么在这种情况发烧!
他不想这么早就离开,这样会很扫兴。忍忍吧,一会让智久哥上来接他好了。不过这是几号房?
黄子韬费力地睁开眼睛,镭射灯晃的他眼睛胀疼,身边有个黑影,可他认不出眼前的黑影到底是谁。黄子韬喉咙干渴发紧,努力咽了咽口水:“请问,这是几号房?”
“韬?发烧了?快休息一下。”
谁?清水察今!?黄子韬心中警铃大作,不由的往另一边躲了躲。
清水察今像是没有注意到黄子韬的小动作,反而直接坐到黄子韬的身边,一手揽住肩膀,一手摸上了黄子韬的额头:“烧得挺厉害的。”
清水察今的手微冷,贴在黄子韬发烫的额头上起了降温的作用,黄子韬烧的不舒服,也就没有再躲避。

看着黄子韬晕乎乎的窝在自己怀里清水察今心中暗喜——他下的药起作用了。
这是他专门找的特效cui#情药,一开始的症状和生病发烧没什么区别。
他低头打量着双目紧闭的黄子韬,今天他一身电蓝色的西装抢眼异常,几乎黄子韬一进场他的眼睛就黏在男孩身上挪不开了。
其实他早就开始关注黄子韬了,从黄子韬出道不久,他被男孩 子的长相所惊艳开始,他就一直悄悄关注着黄子韬,这也是他为什么会接下这次这个剧本的真正缘由。

黄子韬烧的双颊绯红,眸子紧闭,浑身滚烫,偶尔低哼几声。
但渐渐的,黄子韬的喘气声开始急促了起来。而此时也正是庆功会进行到尾潮的阶段,所有人都情迷意乱,根本无暇顾及周围发生了什么。
“韬,你是不是不舒服?我扶你去卫生间。”清水察今搂起软绵无力的黄子韬一步步朝包房里的卫生间走去。

他先把黄子韬抱上洗手台然后折身反锁住了门。
感受到了身下的凉意,黄子韬几乎把整个人都贴在了洗手台上。
“很热吗?”清水察今把黄子韬拉起来,然后狠狠亲住了那张诱人的猫嘴。
舌头舔过黄子韬的牙齿舌根,多余的唾液顺着嘴角流下。
清水察今一只手开始解黄子韬的衬衣纽扣,另一只手揉弄起了黄子韬的下ti#。
只消几下,男孩的西裤被支起了一个小帐篷。清水察今拉开了黄子韬的西裤拉链,然后连内裤一把拽下。
男孩的上衣整整齐齐,但下半身却一丝不挂。阴jing#呈粉红色,直挺挺的暴露在空气中,顶端渗出透明的体液,配合着喘气声和眼角的泪光,气氛变得淫(###)靡极了。

当清水察今把黄子韬搂进卫生间时黄子韬的意识就开始回归大脑了,他只觉得浑身燥热乏力,他想反抗,但除了喘息以外真的无能为力。
当清水察今的舌头伸进他的嘴里时强烈的反胃感让黄子韬甚至觉得呼吸困难,直接恶心出生理性的泪水。他大概能猜到清水察今想对他干什么,他焦躁,他不安,可他无能为力,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清水察今扯下了他的裤子。

清水察今掰开黄子韬的双腿,hou#庭便毫无遮拦的展现在他面前。
他能感受到黄子韬的挣扎与厌恶,他慢慢抚摸上去,也许是因为药效,黄子韬全身都泛起了绯色:“听话点韬,这对你我都好。我保证让你舒服。”

不,不要。黄子韬心里大声喊着,他觉得自己目眦欲裂,但此时的他的瞪眼在清水察今眼中不过只是平添了几分媚色。

评论(7)

热度(20)

  1. 韩艺妍桃山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