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似是而非(灿开桃)FIFTEEN

清水察今一回头就看见一个高瘦的男人阴沉着脸站在窗前。地上一地碎玻璃茬,男人的手上滴滴答答的流着血——很明显,玻璃是被他用拳头直接击碎的。

“朴…副社?”清水察今向朴灿烈打了一声招呼,他能明显的察觉到朴灿烈的怒气。可他满心的疑惑,朴灿烈来干嘛?难道黄子韬是朴灿烈的姘头?那也不至于这么生气吧!?
“朴副社,我想我们可能误会了什么。”清水察今手忙脚乱的解释道。

朴灿烈并没有理会他,直直的走到坐在洗手台上的黄子韬面前。衣服是被匆忙间套回去的,扣子并没有扣好,甚至有两颗扣错位了。朴灿烈面无表情的伸手将扣错的扣子解开,细心的帮黄子韬把衣服整理撑展。
清水察今站在旁边不敢说话,朴灿烈的低气压已经让他恐惧到衬衣背后都被冷汗打湿。
“朴副社…我…”
“清水先生,”朴灿烈开口打断了清水察今,“在剧组拍摄这么些日子,你一定很照顾小韬。”
清水察今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句话,他完全被朴灿烈搞糊涂了。
“你是前辈,关心关心晚辈也是你应该的吧。小韬一定让你费了不少心思。”朴灿烈最后帮黄子韬翻好衣领,扭过头直直的望向站在旁边干笑的清水察今。
“我替他谢谢你。”朴灿烈望着他,眼里只有让清水察今冷的彻骨的漆黑。

毕竟自己也是个影帝,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外面这么多人,他肯定不会为了一个情人跟我撕破脸。清水察今在心中暗暗思忖。
“朴副社说笑了,小韬他…”清水察今刚刚想开口忽然就被一记重拳直接招呼到脸上。他怎么敢打我!!!清水察今满心的惊疑!
还没站稳,就被狠狠踢中了肚子,一阵剧痛让他两眼发黑。太阳穴和鼻梁骨也受到了攻击,头疼耳鸣两眼发黑,清水察今连基本的自卫都做不到!

朴灿烈进来的一瞬间已经快被气疯了,看见黄子韬满脸潮红的坐在洗手台上衣衫不整他简直连杀了清水察今的心都有!
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暴力念头。
朴灿烈拉住清水察今的脖子然后把对方的头使劲撞向大理石质地的洗手台。
不知道撞了多少下,大量的鲜血从清水察今的鼻子嘴巴流出,甚至耳朵也渗了些血珠出来。
当朴灿烈松手时,清水察今似乎已经没有意识了,只是躺在地上微微喘着气。
朴灿烈并不觉得解气,于是他拽起清水察今的衣领,将他拖到了窗户旁边。
然后狠狠的把他扔进了那一堆玻璃茬里,一脚踩在了脸上。

清水察今只觉得左脸剧痛,像是有无数针刺进去一样。但此刻头部受到重创的他已是处于半昏迷状态,除了本能的呻吟已经做不出其他的任何反应。

黄子韬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哥哥。刚才清水察今的头骨撞击到台面发出特有的咚咚声,一下一下的敲在黄子韬的心上。
他从来没有看过朴灿烈这么生气。在他眼里,朴灿烈除了会对他动手动脚以外一直是个温文尔雅的人——暴力、狂躁——他从来没想到这两个词会用在哥哥身上。
可他并不觉得害怕,反而相当的安心。当朴灿烈破窗而入来到他身边时,他就忽然安心极了,好像什么东西都不可能再伤害到他——似乎从小便是这样。

黄子韬的生母是一个外国人,一直生活在日本。所以黄子韬小时候生活的环境是半日语半外文的,因此说话的语法非常混乱,经常表达不清楚自己的意思。
四岁时被父亲悄悄接回家,不知道他身份的同龄人总会因为他有别于常人的发色和瞳色而欺负他,而他因为交流困难更是成为嘲笑的对象。
父亲忙于工作,只有朴灿烈是他唯一的依靠。当朴灿烈发现他会被欺负时,不论走到哪都会带上他。朴灿烈从不会把他逗哭,会温柔的抱着他,会亲他,给他糖给他饭——所以即使是长大后他也依旧满心爱慕着他的这位哥哥。
哪怕是luo#照这件事发生后,虽然他一直骂朴灿烈,拒绝跟朴灿烈有接触,但从心底来讲,他对朴灿烈没有半点恨意——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朴灿烈而已。

“哥…”黄子韬从洗手台上下来,脚步虚浮的走到朴灿烈身边,轻轻喊了一声。
朴灿烈怔了怔停下了对清水察今的施暴,回过头,然后使劲的拥住了黄子韬。

黄子韬被紧紧的抱住,忽然就委屈了起来,眼泪大颗大颗的掉在朴灿烈肩膀上。

评论(7)

热度(26)

  1. 韩艺妍桃山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