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相机和自行车(苏雷傻白甜)第一、二话

别名:富家子弟的炫富日记


时间:九十年代左右



第一话

金钟仁摇摇晃晃的骑着刚买的自行车往学校赶。

他上星期才刚刚学会骑车,不够娴熟的技术只够他骑直线,一到拐弯就要跳下来推着走过去。

朴灿烈也骑着车,他从金钟仁身后飞一样的略过,狠狠的给了后者后脑勺一次重击,还扭头朝金钟仁炫耀的吹了声口哨,眉眼间的挑衅意味十足。

金钟仁自知技不如人,也没有破口大骂,只是在心里默默盘算到学校后怎么把对方往死里整。

正想着呢身后忽然传来:“让开让开!”的大喊。一回头就是一辆自行车朝自己正面碾来,来不及反应就被撞的四脚朝天。

“你这人骑车不长眼睛的吗!”金钟仁手肘被蹭掉了一大块皮,火燎燎的疼,他忍痛扶起倒地的车朝肇事者大声抱怨道。

肇事者还坐在地上揉着脚腕,穿着和他一样的校服,胸口的数字显示着肇事者和他都是高二年级的学生。

“都高二了骑车还这么不长眼?骑不好就下来推啊。”金钟仁皱着眉头责怪到,“你说吧,现在怎么办。”

肇事者抬头看了金钟仁一眼又把头埋了下去。

他一抬头金钟仁就认出来了,撞他的正是他们大名鼎鼎的极草黄子韬。

不是说好的运动全能吗,怎么连个破车都骑不好?金钟仁在心里默默嘲笑了一番,然后拿出了十二分的严肃掏出书包中一摞照片,蹲下来递到黄子韬面前:“同学,我也不是不讲理的,只要你…”肯把这几张照片签个名儿,啥都好说。

黄子韬对他来说是无可否认的财神爷,一张照片照得差能买三块,有脸的买得到五块,带签名又是正脸的甚至可以买到十五块的天价。

相机是家里的,一卷胶卷二十五,可以照将近三十张出来。投算下来一张照片要用的胶卷差不多一元钱,洗张照片六角钱,一个月最少他们都能净赚六十五,跟他玩得好的差不多有五个人在干这个,平均下来一个人一个月差点拿十块,好点能拿到二三十。

这对当时的每天两块钱的高中生来说可不是笔小数目。

黄子韬平时在学校也不怎么说话,冷着一张脸,经常一个人打篮球,据说他和校篮球队长是好哥们儿。由他一手组织的校帆船队虽然整体水平差劲,但黄子韬到经常以个人名义为学校拿几个金晃晃的奖杯回来。运动会上他的背越式跳高是整个田径项目唯一的亮点。据说还会跳水滑雪骑马保龄球。

金钟仁表示有钱人家的日子他不懂。跳水滑雪保龄球他只在电视上看过,骑马的话小时候骑着照两张相算吗?

第二话

黄子韬家里好像挺有钱的,上学放学都有专车接送,单数天是辆白色的宾利,双数天是辆黑色的玛莎。

金钟仁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对方突然骑车上学了,但财神爷撞到他面前他可不会傻乎乎的就把人放走了。

黄子韬的签名照并不好搞到,他本身就为人冷漠,没几个关系好的,而且看见有人偷拍他自然心情也好不到哪去。

之前几次都是他们踩了很久的点才下手的。而所谓的“下手”也无非就是让黄子韬“不小心误伤”他们,然后勒索要签名。

黄子韬每次都会紧紧皱着眉头,抿着嘴为他们签上几张,然后看着那群高中生傻逼一样的笑脸慢慢走开。

金钟仁第一次干这事儿,心中还有点小紧张,可话还没说完就被黄子韬软软糯糯的声音打断了:“我脚好像崴了。”

金钟仁从来没听过黄子韬说话,因为他一直都干买卖交易这方面的,前线工作比如偷拍要签名之类的一向是由类似朴灿烈那种不怎么要脸的无赖去做。

金钟仁心中黄子韬应该是那种声音非常深沉富有磁性的低音炮类型。

“你不帮帮我吗?”黄子韬抬头用那双不论何时都脉脉含情的眼睛疑惑打量着面前呆呆的黑皮。

这人怎么回事?我脚都崴了还傻愣着干什么?再看下去上学都要迟到了!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