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山墙™

山高水长光阴短

似是而非(灿开桃)FOURTEEN

朴灿烈转着笔默默思考着父亲上次说的话。
线人给的情报里说到金家最近有点动静,当时他跟着一些线索找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货港。
这个小货港据线人的踩点观察,是由几个小家族在把关,但金家似乎也在默默关注着这里。
线人直觉不对劲,所以也就一直留守并即刻上报。
经过调查,金家已经徘徊在那一带有一段时间了,而且不只是金家,似乎还有一些其他家族的暗线潜在港口周围。
这是一条大鱼,朴灿烈断定。甚至大到父亲会亲自出马。
“朴先生,今天是韬君的庆功会,您要去接他吗?”秘书拿着朴灿烈的西装外套敲开了办公室的门。
挺久没见他了,朴灿烈暗道。
“我自己去就好,你留下来继续处理事情吧。”朴灿烈从秘书手中拿过外套,然后起身向电梯走去。
他打了个电话给经纪人,要到了聚会地点,驱车过去。

竹内智久给黄子韬打了不少电话但一个都没接,不由有些心烦意乱。
“朴先生!”看见朴灿烈竹内智久像是看到了救星,竹内智久是朴灿烈专门安排在黄子韬身边的,自然是清楚两人的关系。
“朴先生!我给小韬大了不少电话都没接听!您说…!”
“他在哪个房间?”朴灿烈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我…对不起朴先生!”竹内智久冷汗直流,“我也不知道!小韬是被直接领上去的!”
“他上去多久了?”
“有几个小时了。”
朴灿烈点了点头,掏出手机给秘书打了个电话:“我要这里的预订单,要写清楚时间和房间的。对,预定在今晚的包房,顶级的那种。”

几分钟后,电话打过来了,朴灿烈二话不说直接冲上了楼——他有不好的预感。
在他的圈子里,饭局结束后就是xing/ai派对。娱乐圈里他也不太清楚,但不管怎么说也不会差的太多,就算不如他们糜烂也绝不会吃了饭就各回各家。
朴灿烈向来就不主张让黄子韬去参加饭局,他的弟弟看上去张牙舞爪其实本质也不过就是一只牙尖嘴利的小猫而已,稍一不注意就会被别人占便宜。

朴灿烈推门进去,包房里的灯全都关上了,只剩下五颜六色的镭射灯打在这群男男女女的身上,音乐声放得震耳欲聋,朴灿烈被吵得太阳穴直跳。

“看见黄子韬了吗?”朴灿烈随便抓了个人。
“你说什么!?”男人凑近了点,“我听不见!”
“黄子韬!我说,黄子韬在哪!?”朴灿烈有些烦躁的凑近了点。
“不知道!可能在卫生间!”男人醉醺醺的环视了一圈。
酒气喷在朴灿烈脸上,朴灿烈心下一惊,酒味的掩盖下淡淡的大麻味没有逃过他的鼻子。嗑药?怪不得这么嗨。
包房挺大的,朴灿烈绕过众人找到了卫生间,门被反锁着。
他敲了敲门,试探性的喊了声:“小韬?”

清水察今正舔舐着黄子韬的脖子,忽然听见门外一声“小韬”,不由大惊。
包房有两个卫生间,一般人发现这件被锁着肯定会直接去另外一间。他不怕黄子韬大喊,这种事被曝光是很坏名声的,而且就算黄子韬真的敢让大家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他也不怕,一个新人演员想爬上影帝的床这是件很正常的事。所以不管怎么处理他都是有利的一方。
但这个声音清水察今没听过,他不确定门外站的是谁。
清水察今正在思考怎么回应,却听黄子韬大喊了一声:“哥!”
清水察今大惊,慌忙捂住黄子韬的嘴,但明显,门牙的人已经听见了。
敲门声再次想起:“小韬?你在里面吗?出什么事了?”
黄子韬被捂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狠狠瞪着清水察今。

朴灿烈刚刚隐约听见了一声哥,但他再反复问时却没了回声。
自从黄子韬看见了他手机里的照片他就再也没喊过朴灿烈一声哥。这很不对劲。
朴灿烈把耳朵贴近门,里面似乎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

他进来时观察过,剧组有哪些人他心里有数,刚刚唯独没看见黄子韬和清水察今。清水察今风评一直都较好他也没太在意,但他忽然想起前几天一个专门搞药物贩卖的兄弟曾跟他说,说清水察今不知道从哪得的消息,高价向他买了一批刚研制出来还在试用期的特效药,一开始症状像发烧感冒,但其实真正的作用是cui#情。不过这种药还没正式开始卖,因为副作用是第二天会真的发烧,对身体的负荷较大。
还开玩笑般的又补充道,也不知道清水察今要迷jian#哪个小姑娘,大影帝还要用迷jian#这种损招,直接了当的说出来嘛,哪个小姑娘这么有节操不愿意跟我们影帝玩419嘛哈哈哈哈哈。

几件事串到一起朴灿烈一下就明白了,他瞬间就急红了眼,嗙嗙嗙的照着们砸过去。砸了几下发现门纹丝不动,朴灿烈往四周环视了一圈,从窗户翻了出去。

清水察今慢慢松开了捂着黄子韬嘴巴的手,几声砸门后门外没了声音,清水察今小小的松了口气,心中暗骂一声晦气。
就在他帮黄子韬穿回衣服时,玻璃窗忽然哗啦一声碎了一地,一个人影跳了进来。

评论(4)

热度(14)

  1. 韩艺妍桃山墙™ 转载了此文字